寒愔

【王叶】过节

叶修一向不过节日,他自己说的。
可王杰希不认同。
叶修过节,只是他过的方式和一般人真的不太相同。
就拿过年来说好了,叶修会宅在家里,荣耀怎么可能会放过新年这个大好商机,肯定出活动,叶修就宅在电脑前,打打荣耀活动,想到就摸到电话旁边,美其名的拜年,实打实的骚扰、除了这些之外还有挂叶秋电话,在跟他好上之后,还会跟着他回家过年,住上几个晚上。
然而,每个月每个节日……荣耀都会有活动,说王杰希不郁闷,也是不可能,他不想干涉叶修的爱好……王杰希坐在桌前,看着桌历用手中的笔尾轻轻点着日期格子,数了数,轻轻弯起嘴角。
★☆★
「大眼儿我跟你说啊,以后要是老板娘再找我去什么圣诞派对什么的我再也不去了……。」叶修苦着脸一开门就跟他抱怨,王杰希笑笑,接过他手上的袋子,叶修又从门外提了两个进来,他们楼下的警卫笑呵呵的又递进来两个,王杰希客气的和警卫大叔道谢,叶修回头塞给警卫大叔一包烟,目送对方走进电梯。
进了门王杰希才开口吐槽他,顺手还抓了抓叶修的后脖子:「你去年也这么说,今年不也乖乖去了。」
「哎喲王大眼!」叶修缩着脖子躲过他的手「你的手比我这个在外面浪的人还冰!干什么去了你……。」
「打扫啊,叶修大大,我想说闲着没事就稍微做了下整洁,连你的电脑都擦了。」王杰希耸耸肩膀,提着叶修带回来一袋袋的礼物晃进客厅「你这些……也太多了吧。」
叶修的粉丝是惊人的多,而且异常执着,叶修退役都快满三年了还是在固定节日用礼物塞爆兴欣柜台,没有一年例外。
「太受歡迎了,沒辦法。」葉修叼著煙聳肩,十足痞樣。
「我知道,风姿绰约,嗯哼?」
「……王大眼,你的语文老师在哭泣,你造么?」
一切一如往常,他回到厨房继续奋斗的同时,叶修在客厅拆完礼物,把食物类通通分好塞进橱柜之后开始拿着一个一个包装盒烦恼该怎么分类,扒着厨房的门框一个一个问着,王杰希也不嫌烦,一面拍打着备用的牛排肉一面耐心的回答。
其实叶修就是个小孩子性格,只是顽劣了点,又嘴欠了……很多,懒到骨子里去,恶作剧的时候却从来不嫌累,总是让他啼笑皆非,不过在同居相处上,却是十足十的好说话,跟他提过的每一件事他都会牢记,像是不能在室内抽烟,他再想抽也只是叼着而已,不会真正点上,礼物盒这种东西也是跟他提过一次,他就会自己收拾,很是省心。
「怎么老盯着我?饿了?」王杰希挽着袖子,把牛排肉下锅,滋滋的响着,红肉的边缘泛起熟肉的浅褐,他没有抬眼就感受得到叶修的视线……,除了视线之外……应该是,味道,叶修身上总是带着一股烟草的气味,不是点燃那种呛鼻的气味,而是纯粹、烟草的味道,微苦,却又带着一丝丝奇异的香气,只要叶修在他附近,他就会闻到那种味道。
「突然觉得你挺贤慧的。」叶修抱着胸笑似非笑的说道。
「那是因为你。」王杰希把大火煎过表皮的厚牛肉片洒上香料和一点玫瑰盐,接着放进烤箱,把刚刚放在旁边的蒸好的马铃薯切成大块,继续放着备用,在炒锅里面放入一小块奶油,把切好的洋葱扔进锅里,小火拌炒「我在家可是不下厨的。」
「挺好的。」叶修说着,王杰希却感到一丝不对劲。
「怎么了?活动还没过,你不打么?」王杰希问道。
「你这么说……我倒是确认了。」叶修靠过来,双手从他背后交抱在他腰际,下巴靠在他肩膀上,温热的鼻息落在他耳后,有些瘙痒。
「确认什么?」王杰希弯了弯嘴角,没有丝毫慌张,手中拌炒的动作没有停顿,洋葱的甜味伴随着一点点焦香慢慢溢出,叶修突然咬了他的耳垂一下,咬了还不打紧,他咬了还不撒口,像是磨牙那般合着牙齿,含糊的说话,舌尖随着模糊的字音一下一下,若有似无的舔着他的耳垂。
「你啊……捆定对果的电老共侯角……(你啊……肯定对我的电脑动手脚)」
耳垂本来就是人体温度偏低的部位,给叶修暖呼呼的舌头一舔,湿润的唾液覆上,又被冰冷的天气冷却,到近乎疼痛的冷,接着又被舔舐,王杰希觉得要不是晚餐会烧焦,他肯定把后面那个恶意点火的小混蛋直接抓去就地正法:「……怎么会?」
似乎听出他声音嘶哑中饱含的东西,叶修总算松口,就只是单纯的靠在他肩膀上:「如果没做什么,你绝对不会在说打扫的时候,刻意提到电脑……接着,你又问我怎么不打荣耀……你其实超讨厌我老是宅在电脑前的不是么?」
「……我也没做什么。」王杰希尴尬的干咳了声,把高汤倒入锅中「你什么时候发现不对劲的?」
「你问我怎么不去打活动。」叶修张嘴含住他试味道的汤匙「要胡椒,不要白酒……我刚刚只是站在那里,看你当个贤妻而已。」
「……」王杰希突然有点无力,盖上锅盖回过身子,扯住想逃跑的叶修,把人困在柜子和自己的手臂之间,一言不发的盯着他将近半分钟,最后无奈的叹:「……你啊……。」
既然知道,那为什么不做出来呢。
「嘿嘿。」叶修咧着嘴笑出声,王杰希除了无奈还是无奈,可偏偏他又是明白叶修的……有些事情,他们彼此不说,可是却又都明白……然而,他在明白之余却又很想叶修说出口,可是,说得出口,那就不是他,不是叶修……。
「看你纠结的。」叶修抬手戳戳他的脸颊,突然抱住他的后颈,两人的身体贴着极近,叶修半闭着眼睛,用鼻尖磨蹭着他的鼻翼,像是挑逗一般低语「其实更早一点,我就知道了……你忘了提醒我某个东西……。」
叶修俏皮的睁开一眼,像是要看他的反应,不过王杰希也只是垂下眼,看着他,像是在思忖着什么一样。
接着王杰希笑了,叶修闭上眼,温柔磨蹭着他的唇,细碎的呓语着:「我回来了。」
王杰希含住他的上唇闷声笑着,扶着他的后腰把人抱紧,抵着额头:「……看来我还是不适合恶作剧,是吗?」
「王爸爸你就别想了吧,恶作剧是小屁孩的专利,多大人了还想恶作剧。」叶修笑道。
「你就是啊,小屁孩。」王杰希反击,顺手在叶修触感良好的臀捏了一下。
「……我闻到烧焦的味道了。」
「少来,我现在弄的东西没有一样会焦掉。」
叶修垮下脸:「所以,你到底对我的电脑做了什么。」
「没啊,我只是换上了旧网线。」王杰希成功反击,心情愉悦的抱着人轻轻摇晃着,只差没哼个曲子。
「……」叶修郁闷的隔着衣服一口咬在王杰希的肩膀上。
「没咬够的话,晚点可以接着咬。」王杰希意味深长的看着他「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嗯哼?」
「……杰西卡大大您接着忙,我去做分类了……。」
「来不及了,两口。」

评论(6)
热度(55)
虽然是湾家,不过老是分不清简字和繁体字的差别,应该自己看起来毫无差别,就会忘了,有些人看不明白。
没有什节操,没有什下限,好说话,偶发性痴呆,近期困扰是坑挖太多,差点把自己跳死。
据说是在温带出生的北极熊,夏天将至,准备狗带。
喔对了,欢迎推坑。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