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愔

巽(下)

向天墜落。:

☆ 狗崽车


☆ 与@天腐的多喵 一起搞的类ABO设定


☆ 现PARO,不过狗还是那只狗崽也还是那只崽,只是活得长,一直活到现代。 


☆ 崽子是个会走路的R18,整篇都在Dirty talk,不适者注意自行走避


☆有提到生崽不过就是说说重点还是肉


☆一句話酒茨  


☆生理性的問題不要計較,他們是妖怪。(等等)



大天狗是真的在想事情。即使面前的床上躺着一只软得像一滩水似...

关于授权这回事

这是在湾家部落格发生的事,但是我觉得这件事不管在那儿都需要被关注。

好的我知道这件事情是在今天下午,作为一个已经很久没填坑的写手,我偶尔还是会看看部落格的情况,然后我就瞅见了一个消息,有人问我授权问题?

好的,作为一个万年大透明的我,若是有绘师要帮我画图,我当然是非常高兴地会一口答应,可能还会想隔着屏幕给那个绘师一个大大的拥抱。

但是?

从来都是事与愿违的。

我在WebToon上看见了一个绘师名叫安小兔,他帮我画了发圈的漫画,然而却未经授权,在作品备注中,也并未提及原文出处及我的名字,仅以同人作品四字概括。


当然已经有人告诉他转载他人作品再制,需要经过授权,但他并未回应,当我过...

來做個王葉本本的宣傳

梓色的羽:

呵呵,看見這個表示我要更新了!(自己講


看在我接著要更新的份上,讓我佔個TAG吧(。


首先給灣家王葉茶會的合本宣傳一下,我要手動宣傳!


這次錯過就不再二刷啦,心動不如馬上行動,看看這個陣容多豪華哇w


貼心的我就直接附上合本的販售網址唄


王葉合本買買買買買


◇◆


再來說說自己的本子(。


最近事情多,搞到現在才處理之前說好的耀家通販hhhhh


先附上資訊哈


我覺得我哥喜歡我-王葉 (40RMB、不含運) <就是、呃,校園向嘛(?


第八個英文字母-王葉 (20RMB、不含...

一个台风天的突发奇想

停电21hr还没水,反而开了个脑洞x当然,OOC

最近气候都不是挺好的,Minho一早起来就听见外头呼呼呼的风声,身边的Thomas睡得很沈,整个废墟摇摇晃晃,他撑起身子,Thomas警觉的清醒,他靠过去黏糊的给他一个没有刷牙的亲吻。
「什么情况…?」
「下大雷雨,今天回不去了。」Minho贴着他的唇低声道。
「噢…那我们安全吗?」Thomas打了个呵欠,Minho挑起一边眉毛,Thomas抬手按在他的帅脸上「OK,我知道……只要你在都很安全……不过我问的是Alby。」
「我正打算去看看,一起吗?」
Alby是这几年Minho跟他在焦土带捡零件修整起来的一台军用悍马,带着他们无数次死里逃生……至于名字...

【勇漫盗笔/灵荼】Camouflage 02

 @雨都RainyCity 吃粮啦!


「指南针又失灵了。」安岩细声道,自从他们开始移动,指南针就开始断断续续的打转,正常一下又接着打转,跟这个地方的浅表矿脉可能有点关系,他在吴邪的数据上有看到,这些矿脉在灾变年前,不管耗费多大资金进来采,通通无功而返,有些还回不去……。

「一开始就知道没用。」神荼淡淡的瞥了安岩一眼,直接挥砍掉了眼前纠缠的藤蔓,继续深入丛林,他嗅了嗅,有一股隐隐约约的火药味,神荼顿了一下,他快步跟上对方。

「火药味,有人打斗。」

「应该是跟我们遇上同样的东西,我有看见弹痕。」神荼指了指树干,张起灵也看见了几片断裂的木头和一些昆虫黏液,他伸手夹了一...

【周叶】突如其来的相遇

这是一个突如其来得的脑洞,源自於 @雨都RainyCity 的真实经历,总之,吃粮吧!


_


这算是一个非比寻常的早上。

江波涛一早上就听见了昨天晚上有个特别的客人突如其来的来投宿……他算是挺惊讶的、俱乐部愿意开门收留,应该是职业圈的选手,可能声望也颇高。

不过,更特别的是,一早上推开训练间的门就看见他们的队长死了一样的用脑袋嗑桌面。

「小周,怎么了?」

红着额头的周泽楷抬起头,江波涛差点笑出来,那张脸简直就跟表情符号「QAQ」如出一辙,轻咳了声,他还是在训练开始前先把他们的队长安抚好比较妥当。

「电梯里……遇到……前辈。」周泽楷把脸埋在手心里,双脚收在...

【盗笔/勇漫】『灵荼』光源氏计画05

一切都是命运的骗局。

他再度睁开眼,原本被绞碎撕裂的青年坐在床边,双手交抱在胸前,他微微侧着脑袋看向青年,闭上的眉眼看起来柔和又脆弱,他想要伸手,而胸口却传来一阵剧痛,他顿了一下,还是继续伸手,碰了碰青年低垂的浏海发梢。

「你现在会死了。」他睁开眼睛,冰蓝色眼眸带着淡淡的疲惫,「你差点就要死了,好不容易救回来,你别乱动。」

「……你是谁?」他放下手,「我和你……」

「没有关系。」青年回答他,他垂下眼,这似乎不对,隐约哪里……青年抬手就是一针,狠狠地扎在他脸上,他顿了一下,疼。

「但是你迟早会想起来、迟早。」青年哼了声,「你欠我一个回答,所以你一定要给我想起来。」

「……名字……」青...

【盗笔/勇漫】『灵荼』光源氏计画04

「只要你死。」

带着蓝色流光的匕首从下方袭来,惯于厮杀的身体立刻反应过来,猫着腰闪过,虽然不明白对方到底是谁?他为什么会想那样做?但他清楚的意识到,这情况并不单纯。

他蹲下,横腿一扫,只扫过一片蓝色虚影,肩侧一凉、他惊险的侧过身子抓住青年闪避不及的手腕一拉一带,扣着他的手腕弯腰把青年甩过肩膀,向前重重压制在地。

他听见了骨头断裂的轻脆声响。

「离开。」他看着大概被他折断手腕的青年——他并不乐见这样。

对方不由分说,青年一翻身又蹦了起来,身手矫健的诡异,似乎刚刚那声彻耳的断裂声不存在,他顿了一下,几乎有一半确认这个人……不,这不是人。

「你是谁?」

问着无果的问题、他再一次格档青年...

【盗笔/勇漫】『灵荼』光源氏计画03

他睁开眼在无尽虚空里醒来,日复一年,年复一年,他望着没有色彩的上空,空白的脑袋里慢慢浮现一双眼睛,棕色的,莫名的让人觉得温暖,甜蜜,像是巧克力,但他不记得巧克力是什么味道了,不过他记得那双眼睛,长而不密的眼睫,像是描了线一般,带着一点女气的眼角轻轻上挑,他记得那双眼睛没有露出过笑意,总是倔强的、生气蓬勃的,又蠢又傻,是谁呢?

他望着虚空又发了一会儿呆,他记得青藏的雪,记得无尽雪白冰冷之下的千年冰,灿烂夺目的蓝,比水晶透彻,比天空更蓝,他记得手心里的温热,濡湿的,还有半阖半闭的眉眼,虚弱的,他却没办法做任何事,甚至只能转身而逃。

逃?

他是谁?

我是谁?

他茫然地站起身,把抱在胸前的古...

【王周】相性(04)

最后他是让王杰希背出去的。

在引爆武器库之后他们逃出基地,叶修他们好像已经撤退了,他们完全没有接应,在丛林里钻了好久才摆脱追兵,因为麻醉剂导致迟钝的缘故,周泽楷被一枪打中臀部,只能一跳一跳的走,被王杰希背起的时候他简直羞得无地自容,想挖个坑把自己埋了。

透过精神标记王杰希隐约知道背后的向导想把自己埋了,不过他还是煞有其事的跟他分析被枪打中哪个部位的优劣……臀部肉比较多、不容易伤及骨头,但是身后的向导脸埋得更低了。

「车来了,再忍忍,回去帮你包扎。」王杰希看着远远奔驰而来的吉普,安慰身后的向导道,向导混乱点着脑袋,柔软湿润的发蹭着他的耳朵,有点痒得让他想笑。

吉普车在他们面前停了下来,王...

【盗笔/勇漫】『灵荼』光源氏计画02

时间在走,他站在青铜门内望着因安定而沉默的"终极"一如往常的就如同千百万个轮回,一成不变。
他想着那双棕色的眼睛,倔强的神情,恍如隔世。
自从他不辞而别回到青铜门内……已经过了多久了?看着门背后新隽刻上的另一个名字,轻轻摩娑了一阵子。
谁知道都会这么刚好?他望着青年从高处坠落,下意识的就出手截抱住青年,重力加速度让他忍不住闷哼了声,灼热的痛感从肩膀蔓延而出,黑金古刀在岩壁上发出尖锐的摩擦声,切出深深一道沟壑。
他看着怀里办失去意识的青年咬了咬牙,环着对方腰腹的手指刚好摸上几乎是洞穿的伤口,湿腻灼热的血液淌了自己一手,他心一横,狠狠的摁了下去,青年的身体一抽,重重的抽了口气。
「不许睡。」
「……又是你啊…...

【盗笔/勇漫】『灵荼』光源氏计画01(想不出来就原谅我这个取名渣吧)

闷骚瓶子x软萌荼爷

总之就是想写个虐的故事,可是不知道怎麽写的,写写就欢脱起来了,可能是我脑洞太大,也可能是。。。。我说这个你们关心吗?算了算了,就直接定谳吧,千错万错都是我脑洞太大。

先说了,这篇是依据第二季那小小的黄衣荼外加上BGM时之歌大祭司角色歌{当风过境}所发展出来的,所以不要问我到底怎麽听着一首美哭又虐哭的歌,然後写出这麽欢乐的东西,更别问我崩角,我拒答。(任性

最近老是 @雨都RainyCity 延续习惯,继续艾特。(喂警察麽?有变态


他从来都是默默地旁观着,死海古图不过是命运轮回的玩笑,死海古图最核心的部分在终极里,而他不能说,说出来了,他们会经...

【王周】相性(03)

哨向,OOC

 @雨都RainyCity 考试加油嘿嘿嘿


周泽楷一直觉得某些哨兵在战斗的时候简直就是丧心病狂的疯子,但是王杰希不是……他理性到一种让人害怕的程度,他们一路杀进资料室,王杰希不慌不忙的扒着敌人的武器和衣服,他一面探出思维触手安抚王杰希,一面把资料传出去,王杰希扒完了他自己的份还不忘帮他塞子弹在腰带上。

「接着?」他传出资料后把主机的资料碟整个拆出来摔个粉碎又多踩几脚,王杰希拉过他的脑袋,扶着他的脑袋又亲了几口才回答他。

「武器室。」王杰希看着他下意识的抹了抹嘴唇,微微皱眉,转身贴着门看了看外头「你不行了记得说声。」

他点点头,王杰希抹了抹喷溅在额...

【王周】相性(02)

哨向,OOC

不管怎样就是要 @雨都RainyCity (大流氓

他是冷醒的。

全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不湿不疼,他哆嗦着爬上崎岖不平的岩岸,看来他是掉进某个地下伏流之类的地方,一路被冲下来,他掏出已经失去效用的耳机,趴在岸上休息,不知道哪里传来电流的轻微滋滋声,他撑起身子,探出思维触手一路探查过去。

他沿着漆黑的岩岸摸索,有一小块岩壁似乎因为刚刚的爆炸松动了,崩裂开来,透出一点点苍蓝色的光。

——是维度牢笼。

他蓦然一惊,探入思维触手,牢笼内伤痕累累的精神系抬起头对他低声嘶吼,他的思维触手被狠狠的切断两根,他闷哼了声,不过还是感受到了里面的哨兵……游走在失衡边缘,...

【王周】相性(01)

哨向,ooc

然後这个是写给 @雨都RainyCity 的生日贺文(虽然是去年的

嗯,当然,我到现在都还没写完(渣

蠢得按错tag


一切都是嘈杂而且杂乱的。

在这里,一分一秒都无法迟疑,哨兵在厮杀,向导也无法避免,攻击防御、安抚干扰,刻不容缓,他趴伏在树干上、准心中的脑袋微微探出,他扣下板机,血花飞溅、思维触手成功干扰了敌方向导,同时切断了对方的思维触手,他看见对方疼得蜷缩,哨兵扔开没有子弹的枪,军用匕首出鞘,成功的撕裂另一个哨兵的咽喉。

太混乱了。

有他们无法干扰的普通人、有随时可以从不知道哪里摸上来的哨兵、有可以远程干扰的向导,就算叶修的思维触手变态的...

【勇漫盗笔/灵荼】Camouflage 01

 @雨都RainyCity 吃粮~然後坐等被喂食(捧碗

灾变年。

所有该有的、不该有的都出现了,像是某个恐怖电影的编剧不小心打开了关放着所有恐惧的箱子,妖怪、僵尸、恶魔、妖灵……人类想象的、人类无法想象的,都出现了。

被遗忘的古老仪式再度被想起,人类学习着驱逐、保护自己,当他们认为自己被上帝,被神给舍弃的时候,祂们伸出手推动了命运之轮——。

「这次的东西据说邪门的很,赔了一堆哨兵……也没法把那个地方收回来,说是后面有个重要的研究机构,本来还可以往来的,不知道来了什么把路给堵了,怎么走都没办法进去,再不把路给通了,里面的研究员都得饿死……小哥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欸小哥...

【The Maze Runner】調教師paro 07【thominho】

 @烟 许久没更,饿了吗?接着我们等着耍流氓罗~

Thomas不知道到底Chuck发生了什么事,自从他的生日派对之后,就有点闷闷不乐的,怎么说,就是有时候会盯着他唉声叹气的,弄得Thomas摸不着头绪。

「你到底怎么了?」Thomas关切的揽着他的肩膀,轻轻晃了晃,「又长体重了?看上哪个不喜欢你的女孩?还是Gally又欺负你了?」

「才不是、都不是。」Chuck扭了扭挣开他的手,直勾勾的望着他,像是要说什么重要的事,咬了咬嘴唇,想了很久。

「唔,你不想说就算了。」Thomas耸耸肩膀,手机响起一声讯息提示,他乐呵呵的打开看了看,随手打了几个字又发了回去,这算是他在派...

突发(3)

又是个改改改差点一修改回开坑前的突发,每次看着自己的肉总觉的不够好,最近写的肉有点多,该写点清粥小菜均衡一下了,不能老是这麽污,是吧?

突发完结! @雨都RainyCity 接着!我要吃粮!

看完结走这里→(*ˊ艸ˋ*)

看整篇突发走这里→(*ˊ艸ˋ*)

記個腦洞,雖然我想睡得要死(對不起我很煩的刷了版面)

混同,哨嚮,末世,當然AU。

這個腦洞有點久遠了,可能會很亂,所以雷的話還是別點進來看了直接往下滑好了,然而前面那個並沒有好到哪裡去。

我全打中文了名字翻譯甚麼的就算了。

設定是這樣的、某個民營實驗機構因為一次恐怖攻擊被炸出了秘密實驗室(反正就是運氣差)實驗室被破壞之後,作為生物兵器(還未找到解決、控制、治癒方法的)的病毒擴散,導致了染病者病變,如同喪屍(染病個體體溫偏高、透過體液傳染,不受陽光影響行動,有視覺嗅覺,聽覺為之戰時設定),隱藏在社會間的奇怪生物(你們想得到的,我應該都.......不一定想得到)盡出,保護人類也保護他們自己,然而傳染的速度還是太快了,總之人類方不敵,損失了二...

記個東西

好吧首先有個角色肯定是警察,愛上網的,特別愛也特別話嘮、不過工作起來算是認真,某一天呢,他們局的管區內搬進了一家古玩店,第一天就接到了打架鬧事的報案,不過當我們的警察小朋友到現場的時候,只看見一地被胖揍了一頓的流氓們,接著啊,又是個某天。

我們的警察小碰友接手了一個凶殺案,兇手的路子跟古玩店的兩個保安很像(已經多次看過保安修理小流氓,不管是剛開始修理、還是修理一半的、還是已經打完收工的)還有屍體的傷口裡面有某種特別的東西,是警察小碰友在保安身上看過的,後來帶著兩個保安到局裡筆錄,看到證物兩人都口徑一致的否認,還用非常懸疑的方式證明了這個東西跟他們一點關係都沒有,警察小碰友一臉懵逼得跟前輩說了...

突发(2)

我肯定是困了,总之发发。

约定好的两千字还不足,明天补上结尾,总之我不知道该艾特谁,不知道你看见了吗(眨眼

 @雨都RainyCity 虽然你看过,总之如果不艾特你我就不是大流氓哈哈哈(烦

好的吧,废话这麽多,我快要吃完早点再睡了。

让你们炸个半夜睡不觉,戳这里吧

突发(1)

突发真的有1就有2,慢慢吃


突发

有发突发一就有突发二,端看我最近丧心病狂的程度,期末报告礼拜五就要交,而我还在浪,报告上只有四个字标题和十九个字系所学号姓名,谁管他,想写就写了呗,总之我就是要当个大写的流氓。

 @雨都RainyCity 说好的粮,吃吗吃吗?


他一直以为神荼跟他一样就是一个包走天下,落脚处哪里都可以,但是没想到神荼会有住处?

「哼。」像是看透了他的表情,那双冰蓝色的眼眸瞇了瞇,心情不是很好的模样,连踩剎车的动作也粗暴了些,他默默地跟下了车,跟在神荼后面,走过看起来有点年岁的廊道,绕上楼,停在一扇青色漆面有点斑剥的铁门前。

神荼张开手掌,细小的蓝色光点凝聚,他握着惊蛰在门上画...

【The Maze Runner】調教師paro 06【thominho】

 前几篇似乎都忘了@烟,这个脑洞是来自这位太太的喔~

总之,近期应该都是清水向吧,我好像又有种要延长剧情的不详预感,最近又在当挖坑小能手的我。。。。嗯,我先帮我自己挖坟好了。

另外啊,最近要期中考了,可能不会那麽勤快的更新(从来没勤劳过好吗


说是Thomas的生日派对,但是来的人也是那几个Thomas熟悉的人,首先当然是Newt和他的男友Alby, 接着就是堂姐Teresa和她的不知道是第几任或者说第几代的男友,姊姊的好闺蜜Brenda、还有他在学校认识的小小高材生Chuck,还有他不知道到底会不会出现的老爹…。

「总共也不超过20个人。」Thomas...

算是世界关设定,猜猜我要写什麽?反正是同人设定,你们慢慢猜吧

序章


这是一个失去龙的世界。

是的,那么,这句话的前设是甚么?

这个世界-原本是有龙的。

祂们强壮、有力、传说最大的龙张开双翼时可以遮蔽半片天空,祂们有尖锐、无坚不摧的利爪、獠牙和最坚硬的鳞片,再好的工匠铸造的剑,也无法伤祂们分毫。

祂们有的会吐出火焰、有的会吐出剧毒、有的会吐出寒气,无法预测,难以抗衡、而且祂们长寿,久远的年岁带给祂们无上的智慧。


但对于人类来说,龙的强盛并不是什么好事。

龙把人类当作粮食、当作玩物、当作奴隶……长久的折磨却无法逃脱。

一直到,那个人出现。

那个人是谁?他到底做了什么?没有人知道,能有人能记得,无人能够回想,史...

【The Maze Runner】調教師paro 05【thominho】

Thomas没办法停止想他——也许是在大学里他不管走到哪里都会看到的情侣害的、或者是……他就是想。

Alright, 他可能真的想Minho了。

半夜三点,他在房间内看不见任何恩爱的情侣,除非他的台灯跟电脑变成了人在大半夜的开灯约会,great,这礼拜第三次,他闭上眼睛,身体似乎还记得那种热度,温暖的手指带着粗粝的触感从脊髓上蜿蜒而下,痒、却又让他拱着背脊想要更加贴近,唇想着另一种火热柔软的触感,他记得那个亚裔男人……全身上下最软的肉大概就在唇上了,当然不会忘记他灵活的舌头,每次接吻——他不知道Minho到底亲过多少人,经验老道得让他无法自拔,每当他舔过他的上颚……有种隐约的窒息...

百粉了。。。做点什麽好呢?

噫、不知不觉就百粉了呢,我们来玩点什麽麽样?


光点文不好玩,让我来要点回馈吧。


在评论里告诉我你为什麽粉我、再点个文吧......先說啦、耍流氓没告诉我你为什麽粉我就点文的,我可不理你嗷


接着啊,一如往常的还是要谢谢一些和我一起浪了一路的小夥伴们,也许你们害羞你们沉默,不过你们只要给我个小红心小蓝手,我就知道你们都在。


然後我望着文字框想了快十分钟,我榨不出任何感性的字眼(跪

说来说去都是谢,相信比起看我这堆废话,你们更愿意看我写文对吧?


总之,嗯,就点文吧

应该没什麽限制吧,我想。


【The Maze Runner】调教师paro 05【thominho】

这真的非常尴尬。

超乎想像的尴尬情况。

他第一次遇见这种情况,也第一次做了出格的行为……他不知道为什么没办法像往常一样,吊儿郎当的回几句话,打通电话找个好兄弟帮他接手麻烦的烫手山芋……。

也许他对这个人就是这么心软,或许他根本不是只想“尝尝”?

他不能否定这个想法……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一时冲动……。

「Minho……。」Thomas的声音被鼻音弄得软软的,轻轻磨蹭着他的胸口,Minho有种看见某种宠物撒娇的错觉,「拜托……。」

该死。

真的好可爱。

Minho叹了口气,起身关了摄影机…回到床边又低声咒骂了一声,回头打开了摄影机……God damn!

也许Newt就是看中他不上...

【The Maze Runner】调教师paro 04【thominho】

真的困死我了。。。。。这麽早就想睡,我是老了麽?

对了,我有没有说过我特别喜欢卡在某些特别好吃的字母上?(贱笑


看着眼前带着风格简洁地的门板,Thomas不是第一次把手举起来握拳准备敲门,不过满脑袋纷乱的想法让他又把手放下了,曾经有一度他想要直接推开门,牙一咬、眼一闭就过去了,可转眼间他就又犹豫了起来。

首先,这是他自己的选择,其次,Newt为了他可说是绞尽脑汁……他似乎不该这么辜负他的好友。

Alright.他深吸了口气,抬手敲下门的剎那—

「Oh, What are you doing here?」眼前他挣扎已久的门突然被推开,而他正维持着蠢透了的敲门姿势,和里面那个困惑的亚...

【The Maze Runner】调教师paro 03【thominho】

噫,好像太久没有更新这里了,都放在微博里。。。。。。所以绝对没有断更哈,只是我金鱼脑忘了,该回去做复健了哈哈哈

不过这样应该就不会被码掉了吧,如果这样还能码我也是醉了

【The Maze Runner】调教师paro 03【thominho】

「Then?」Newt挑起一边的眉毛,把手上的卷饼放在他的书前「你有任何人选了吗?」

「……当然有。」Thomas合起书本,专注在和他极少出没在学校的室友说话,应该说这件事,非常非常之严肃。

「……Who?」像是被他突然认真起来的态度吓到,Newt往后挪了挪椅子,重新调整了个姿势,一手撑着脸颊,另一手拿起饮料杯吸了一口,接着嫌弃的皱了皱眉毛「...

虽然是湾家,不过老是分不清简字和繁体字的差别,应该自己看起来毫无差别,就会忘了,有些人看不明白。
没有什节操,没有什下限,好说话,偶发性痴呆,近期困扰是坑挖太多,差点把自己跳死。
据说是在温带出生的北极熊,夏天将至,准备狗带。
喔对了,欢迎推坑。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