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愔

一个台风天的突发奇想

停电21hr还没水,反而开了个脑洞x当然,OOC

最近气候都不是挺好的,Minho一早起来就听见外头呼呼呼的风声,身边的Thomas睡得很沈,整个废墟摇摇晃晃,他撑起身子,Thomas警觉的清醒,他靠过去黏糊的给他一个没有刷牙的亲吻。
「什么情况…?」
「下大雷雨,今天回不去了。」Minho贴着他的唇低声道。
「噢…那我们安全吗?」Thomas打了个呵欠,Minho挑起一边眉毛,Thomas抬手按在他的帅脸上「OK,我知道……只要你在都很安全……不过我问的是Alby。」
「我正打算去看看,一起吗?」
Alby是这几年Minho跟他在焦土带捡零件修整起来的一台军用悍马,带着他们无数次死里逃生……至于名字,Thomas无奈的看着走在前头的宽阔背脊。
「看来这儿还挺牢固的,只是有点吵。」Minho绕着车子看了一圈,爬上掏出一大片油布,猫着腰爬上车顶,丢下一半的油布,Thomas应了声帮他把油布固定在轮胎的轮框上,Minho跳下车,在另一头固定油布。
「看来我们有一整天要消磨了。」Thomas如是说。
Minho从车子另一头钻出来,手里拎着一个保险套笑出一口白牙、Thomas无奈地踹了他一脚。
最后他们还是没有做成。
他们在昨天仓促找到的落脚处搜刮出几个有些破旧的床垫和沙发垫,随性的丢成一个舒服的窝,两人窝在上面,看着防风炉的火苗乱颤,Minho掏出私藏已久的巧克力粉给两人冲了一杯热巧克力,Thomas掏出了一小瓶兰姆酒给这杯巧克力加点风味。
「什么时候弄到的?」Minho嗅了嗅瓶口,小小啜了一口,满意的舔舔唇,盖上盖子塞给Thomas「收好啊,这好东西可不能让其他人发现了。」
「在上一个超市,在一堆破掉的酒瓶里面,裹了厚厚的灰,还有超级过度包装,我拆了很久,趁着你在四处闲逛的时候。」Thomas靠在他身边吹吹手里的杯子,甜美的气味混上一点酒的香气,意外合拍「七八瓶吧,都在车上前面的置物柜……。」
Minho挑挑眉,环着他的结实手臂紧了紧,凑过去又偷了个吻,Thomas差点一个手抖把巧克力泼他脸上。
「OK,What now?」Thomas故作镇定的把手里的杯子塞给Minho「We have a day. 」
「不考虑我刚刚的提议吗?」Minho侧着脑袋蹭着他的鼻尖,Thomas拍了一下他的大腿,没有抵抗他亲昵的举动,Minho把装满巧克力的杯子放在一旁,搂着人轻咬了一口脸颊,吐吐舌头。「满口沙。」
「Yap,所以你觉得你的提议怎么样?」Thomas看着他,学着他平常的动作挑起一边眉毛,「你想回去洗个热水澡,有壁炉有门窗,有塞满棉花的大床再来……还是现在?没有壁炉没有热水澡、还有疯狂的围观者……」
「啧。」Minho撇撇唇,有些窝火的倒回临时的床铺上,双臂交迭在脑后,摇晃着脚尖,不太满意的模样。「那我们今天,到底做什么好?」
Thomas看着他的裤裆,翻身胯坐在Minho身上,按着Minho的手臂亲亲他的唇角,Minho挑了挑眉,听见喀嚓一声,扬起的嘴角下降了,微微压低了音调拉长声喊。「Thomas——」
「嗯哼,我听见了。」Thomas看着双手被铐在陈旧管线上的男人难得露出紧张的模样,手指轻轻游走过人的衬衫,嘴角弯起一抹Minho熟悉无比的甜蜜笑意——「不要吗?」
Oh,shit. 他怎么会不要。Minho翻了翻白眼。
「Just do it. shank. 」

评论(2)
热度(16)
虽然是湾家,不过老是分不清简字和繁体字的差别,应该自己看起来毫无差别,就会忘了,有些人看不明白。
没有什节操,没有什下限,好说话,偶发性痴呆,近期困扰是坑挖太多,差点把自己跳死。
据说是在温带出生的北极熊,夏天将至,准备狗带。
喔对了,欢迎推坑。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