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愔

【勇漫盗笔/灵荼】Camouflage 02

 @雨都RainyCity 吃粮啦!


「指南针又失灵了。」安岩细声道,自从他们开始移动,指南针就开始断断续续的打转,正常一下又接着打转,跟这个地方的浅表矿脉可能有点关系,他在吴邪的数据上有看到,这些矿脉在灾变年前,不管耗费多大资金进来采,通通无功而返,有些还回不去……。

「一开始就知道没用。」神荼淡淡的瞥了安岩一眼,直接挥砍掉了眼前纠缠的藤蔓,继续深入丛林,他嗅了嗅,有一股隐隐约约的火药味,神荼顿了一下,他快步跟上对方。

「火药味,有人打斗。」

「应该是跟我们遇上同样的东西,我有看见弹痕。」神荼指了指树干,张起灵也看见了几片断裂的木头和一些昆虫黏液,他伸手夹了一颗子弹出来,安岩凑上来看,皱了皱眉。

「口径跟另外的队伍带的都不一样,除了我们见过的,还有其他人。」安岩担心的推了推眼镜,贝爷也靠了过来,拿着子弹舔了舔,表情扭曲了一下。

「有沙,这伙人应该有经过S城,S城最多非法份子了,我们应该谨慎一点。」

「快到了。」神荼点点头,那把看起来有点诡异的匕首在手里转了转,「第一个安全点。」

走了这么久才到第一个安全点,张起灵默默想了想,他们在躲避刚开始的巨虫跑了很长一段,但是基本上都是绕着路在跑,曲折的路线,所以他们大概还在丛林的前段,他警觉的看了看四周,有脚步声,窸窸窣窣的,大概有三个人,慌忙的跑动,不一会儿他们就听见了惨叫声。

「停。」神荼抬起一手,整个队伍马上安静下来,一动也不动,张起灵闭了闭眼,精神系从他身边无声无息的窜出,他看见神荼的豹子窜往另一个方向,三个人分散开来跑了,一个声音蓦然消失,他透过狼眼望见另一个——直直的朝他们冲过来。

「有人跑过来了!」队伍里不知道谁嘶声道,他瞇了瞇眼,抽刀迎面上去,对方毫不犹豫的撞上他的刀口,沉重的肉体穿过刀刃,他手臂用了点劲,撑住,听见诡异的撕裂声……向他们跑来的“人”人皮破开,卡着刀刃的脊髓整条从皮肤里刺了出来,连带着一些骨架,他听见肉贴沉重落地的声音,他甩开刀刃上的骨架,掩住了鼻子。

几只蠕虫在人体“容器”内破开,在躯壳内部已经没有内脏和肌肉组织,几乎只剩下皮,如果不仔细看,还以为跑向他们的是个活人,动作灵敏。

「这是什么……好恶心。」安岩跟着掩了掩鼻子,神荼那里劈哩啪啦的乱响一阵子,扛着一具焦黑的尸体过来,放在一块儿。

「怎么样?」神荼看了看尸体,一样掩了掩鼻子,那虫子的气味真的不是很好。

张起灵用刀尖拨弄了一下尸身,看了看,从侧面把尸体翻个面,空洞的眼眶里蠕动着虫,松弛的脸皮多少还能辨认出人形。

「认识?」他看了看附近的“伙伴”都摇了摇头,他端详了一会儿也没有其他多余发现,随即站起来,「走。」

这地方不只这样。

闷热湿郁,藏在雨林混杂的声音之中,还有更大的东西……。

接下来的路程,他们除了发现更多打斗的痕迹、更多被虫夺去身体的人、只有更加严重的丛林浓雾,诡异的枯骨腐泥……越来越邪门,而且一向靠谱的通讯也跟着歇菜,他们也无法回头,只能接着继续下去。

丛林间的那个低鸣声越来越清晰。

张起灵闭了闭眼收束了感官,抬手抹了抹脸,带着腥腐恶臭的手套让他忍不住皱眉,火光在这个丛林里似乎也跟着微弱不少,他坐在树根之上,整个团队狼狈不堪,没有谁身上没有任何伤口,他看见神荼甩了甩那只匕首,一脸焦躁。

「继续?回头?」他踱了过去,坐在神荼身边,神荼诧异的望了他一眼,张口准备说什么又突然站了起来,一脸凝重的望着某个方向。

「有东西过来了。」神荼简短的回答,闭了闭眼「还跟着一队人。」

「是其他人?」安岩听见他这么说,马上跟着站了起来掏出双枪戒备着,团队的其他人也跟着戒备了起来,张起灵听见不少凌乱的脚步声,按着常理佣兵都不会这么大意的,何况跟着他们一起接了这个任务的其他人来头都不小……肯定有问题。

「快跑!」飞奔着向他们冲来的人喊了声,一脸惊惶失措「那个雾……会吃人!」

神荼飞快的瞥了他一眼,张起灵皱了一下眉,他的感知范围内并没有察觉任何异样,不过那群人看他们没动静连停顿都没有停顿就直接穿过他们,似乎被什么追赶着,连停顿都不能有。

「他们跑的方向是往一个地下遗址,灾变前就存在的。」团队里一个不怎么起眼的小矮个子说道,手中的平板里旋转着三维地图「只有一个入口,这儿离线数据有,看起来确实是躲雾的好地方。」

神荼想了想直接迈开步伐往那群人跑的方向跟着跑去。

说是个地下遗址其实也就只是个空间,他们原本就离那个遗址不太远,因为会偏移目标地,就没打算过去看看。

所幸在那伙人准备把入口封起前他们就到了,也许是身上装备都没有那伙人重的缘故,张起灵打量了会儿,这群人纯粹都是一般人,几个职业佣兵加上几个类似科研人员的人,看来都有些本事,不然这个栽了不少哨兵的任务,一般人可是连碰都碰不上。

两团队碰在一块儿也没有什么摩擦,生死存亡、也没有什么好争的了,说不定待会儿还得指望对方拉你一把,对方的科研人员似乎看不下他们伤口撩草的包扎,掏出医疗箱,几个人在入口处设下了一层萤蓝的能量网,过了一会儿就听见细微的嘶嘶声,能量网下开始堆起细细的焦黑粉末,所谓吃人的雾,也就只是一大群集的食肉虫,跟着雾气在丛林流窜,望着外头一片浓白,两团队也相安无事的安顿下来休息。

「他们的领队被那雾吃了。」一进来就和对方看起来想是带头的人聊起来,安岩本来就是极具亲和性的人,不用两下就和人打成一片,打探消息自然容易,神荼应了声,安岩看起来非常习惯这样地交流方式,继续说了下去「他们说他们刚进从来就被大蜈蚣追了,跟我们一样,不过他们的器材非常诡异,像是在带着他们兜圈子,可是又好像在指引他们去哪里一样,刚刚也看了,他们的指南仪指针很稳定,可我们的一职都在乱转,不是江小猪买到瑕疵品,那就是这地方诡异过头了。」

「这地方本来就诡异。」蹲坐在他们身边的一个科研人员摸了摸地砖,整个地下遗址说起来也就六面壁画,一个圆形的空间,顶部半圆拱状,树根从石隙间钻了进来,还有不少藤蔓,他们进来的时候清理过,数量可观的藤蔓和枝条,看着科研人员的动作他们才发现有异。

──地砖简直跟新的没两样。

「往墙边站!」神荼立刻喊了声,像是应和他们的发现那般,地面突然开始震动,整个石砖地面突然开始崩裂,先是从中心崩裂,接着整个地面猛地下沉,谁也没有逃过这场坠落。


评论(2)
热度(20)
虽然是湾家,不过老是分不清简字和繁体字的差别,应该自己看起来毫无差别,就会忘了,有些人看不明白。
没有什节操,没有什下限,好说话,偶发性痴呆,近期困扰是坑挖太多,差点把自己跳死。
据说是在温带出生的北极熊,夏天将至,准备狗带。
喔对了,欢迎推坑。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