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愔

【盗笔/勇漫】『灵荼』光源氏计画01(想不出来就原谅我这个取名渣吧)

闷骚瓶子x软萌荼爷

总之就是想写个虐的故事,可是不知道怎麽写的,写写就欢脱起来了,可能是我脑洞太大,也可能是。。。。我说这个你们关心吗?算了算了,就直接定谳吧,千错万错都是我脑洞太大。

先说了,这篇是依据第二季那小小的黄衣荼外加上BGM时之歌大祭司角色歌{当风过境}所发展出来的,所以不要问我到底怎麽听着一首美哭又虐哭的歌,然後写出这麽欢乐的东西,更别问我崩角,我拒答。(任性

最近老是 @雨都RainyCity 延续习惯,继续艾特。(喂警察麽?有变态


他从来都是默默地旁观着,死海古图不过是命运轮回的玩笑,死海古图最核心的部分在终极里,而他不能说,说出来了,他们会经历更惨烈的劫难。

一代代的神荼郁垒在他眼底走过,他见过他忘记他又再见到,他以为时光已经磨去了他所有情感,一直到看见那个”神荼”

幼稚、脆弱、又可笑,明明什么都不会却吵闹着要去拯救着自己的家人,咬着樱瓣似的嘴唇一脸心不甘情不愿,当那个老头子把他一拳砸飞撞上他待的树上时,他晃了晃,对上了老头子的诧异眼神。

他继续盘坐在树上观望。

老头子瞥了他一眼,继续训话,那傻楞楞的下一任神荼趴在地面上,红着眼眶抹脸上的土的模样看起来又呆又笨。

他第一次看见年纪这么轻的神荼,是所有神荼都这样吗?他并不记得……也许他以前从来都没见过吧。

「你觉得怎么样?」老头子某天夜里这么问他。

「笨。」他藏在阴影里,望着蜷缩在床上的小孩,双手藏在兜里,老头子挑起一边的眉毛,很是不认同的样子。

「你没看过以前神荼是什么样子的?」

他没有回话。

「这个神荼算是比较聪明的,别看他现在这样,他大概是最有可能结束这一切的人。」老头子拈了拈他的胡子,叹了口气,「我只能这样期望,不然,日子太难过了。」

他不懂老头子的难过,他只会不停地遗忘,这个人却在轮回中不停继承上一代、上上一代的记忆,寻找神荼郁垒,教导、死亡,无从逃脱的宿命。

「我想你应该不会懂吧。」老头子笑了笑,感慨着,「张家人哪,都没有心啰。」

他转身默默离开,无视身后宛如呜咽的笑声。

没有心吗?他看着自己张开的手心,想起那扇青铜门后自己隽刻在门上的名字,突然一阵茫然。

青铜们那里还不需要他,他也不知道该何去何从,去了杭州,那个傻呼呼又天真的家伙也不在,他在陈旧的楼道里站了一会儿,停顿的步伐再度迈开,离去。

谁知道呢?

车辆飞驰而过的灯光引起了他的注意,他抬了抬眼,放下手中的枯骨藏入阴影中,打量着,他不认为这个地方会有人想来。

「师父!师父你干嘛?师父!」

他看着被推下车的小神荼有点愣,这是在做什么?他看着神荼抱着一本书追着车子追了两步,失望地认清他被丢下的事实后,一脸惊惶的开始探索附近,张起灵轻巧地跟在他身后,也许是好奇,他想看这一代的神荼会作何反应。

他看着神荼一脚踏在他刚刚扔下的枯骨上,被吓得跌坐在地的模样,忍不住摇了摇头。

神荼摸索了一下,像是要尽可能远离那些骨头,找了块石头坐下来,把书摊开在腿上,揉了揉眼睛,低声咕哝着什么,他靠近了些,仔细听。

「……二仪初判,阴阳定位,故清气腾而为阳天,天然浊气降而为阴地。为阴地者,五黄相乘,五观气凝结……」他听着那小孩垂着脑袋几乎把整张脸贴到书上,忍不住过去提着他的后领把他拉起来。

「你是谁啊!别抓我!你、你要干什么!」

「安静。」他把神荼放了下来,回头看了他一眼,「跟上。」

「师父叫我在这里读书、他早上会来接我!」神荼在颤抖,不过他还是露出和之前一模一样的倔强神情,张起灵看了他半晌,蹲下来和他对视了一阵子,直接把人扛到肩上,带走。

「放我下来!」

如他所愿,张起灵把他放下在刚刚他踩到枯骨的地方,神荼一阵哆嗦,向后退了几步,望着他的褐色眸子惊疑不定。

「你……」

「继续。」他找了棵树,坐下来,把黑金古刀抱在怀里,闭目养神,神荼盯了他一会儿,畏畏缩缩的找了个地方坐下来,开始嗫嚅着念书。

他抬眼看了一下,继续闭目养神。

一直到早上,他的脸上突然贴上了什么温温凉凉的东西,他睁开眼,看到神荼像是被吓到一样往后窜了几步,小心翼翼地望着他。

「……你是人还是鬼啊?」神荼吞吞吐吐地问道,「昨天……我踩到你的脑袋了么?」

「……」张起灵把眼神转开,起身,拍了拍裤子上的草屑,「待在这。」

「诶?你要去哪?我……」

张起灵回过头,神荼瞬间噤声,畏畏缩缩的又坐回原地了,眼巴巴的望着他。

真小啊。

他顿了顿,不过还是回头,离开。

奇怪的是,他像是养成了习惯,经常就来看看这个据说最有可能打破这一切因果巡回的神荼,老头子对他的评价如何他不在乎,看着一个傻呼呼的小鬼长大也是一件挺有趣的事。

「你到底是谁啊?」小神荼最常这么问他,张起灵通常都看他一眼,用沉默拒答。

命运太过沉重,他不忍让已经背负这么多的神荼看清这样残酷的事实。



评论(1)
热度(19)
虽然是湾家,不过老是分不清简字和繁体字的差别,应该自己看起来毫无差别,就会忘了,有些人看不明白。
没有什节操,没有什下限,好说话,偶发性痴呆,近期困扰是坑挖太多,差点把自己跳死。
据说是在温带出生的北极熊,夏天将至,准备狗带。
喔对了,欢迎推坑。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