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愔

【王周】相性(01)

哨向,ooc

然後这个是写给 @雨都RainyCity 的生日贺文(虽然是去年的

嗯,当然,我到现在都还没写完(渣

蠢得按错tag


一切都是嘈杂而且杂乱的。

在这里,一分一秒都无法迟疑,哨兵在厮杀,向导也无法避免,攻击防御、安抚干扰,刻不容缓,他趴伏在树干上、准心中的脑袋微微探出,他扣下板机,血花飞溅、思维触手成功干扰了敌方向导,同时切断了对方的思维触手,他看见对方疼得蜷缩,哨兵扔开没有子弹的枪,军用匕首出鞘,成功的撕裂另一个哨兵的咽喉。

太混乱了。

有他们无法干扰的普通人、有随时可以从不知道哪里摸上来的哨兵、有可以远程干扰的向导,就算叶修的思维触手变态的可以遍及整片战场,他们还是很吃力。

他们人数太少。

悬殊的人数,还有迟迟未到的援助。

都是让他们分秒丧命的致命点。

这是不简单一个援救任务,一个不单纯的布局,一个牵连无数的陷阱;微草在三天前发现一个贩卖幼年向导给第三世界作为战争资源的组织根据地,王杰希一向是个谨慎的人,却在剿灭的过程中消失,任务理所当然的失败,作为接替者的高英杰察觉不对劲,却又在微草内部求助无门,一切的不合理让他暗自接触了叶修,而叶修则暗自联系了其他区域的当家,开始了一连串的调查,然而却越查越诡异。

——然而,却无处可循。

「转移。」叶修低声道,他们利落的翻下树,徘徊在战圈外围,叶修负责大范围的暗示,他负责搜索那个销声匿迹的微草当家,这场突袭就为了那个他见过几面的哨兵。

他们在隐密的树林里穿梭,搜索完就换下一个区域,而下面那些奋战中的哨兵只是在拖延时间、转移组织成员的注意力,让他们搜索的步调快一点、避免更多战斗……然而敌人却像是完全把他们看透一样,周泽楷拉住叶修的皮甲往树后一躲,几声沉闷的震动透过树干传来,明显的枪击,飞溅的木屑划破他的眼角,他按着脸侧,战术手套上带着一层暗色的血迹。

叶修冷笑了声,他只看见雪白的影子从他脚边窜出,树林深处传出枪响,安静了下来,叶修额际冒出一层冷汗,他一直都知道叶修的消耗不轻,却又无能为力。

因为他自己的消耗也没办法压下来。

「走。」叶修指令道,他点了点头,思维触手蜿蜒散开,叶修收敛隐藏,他们贴着树林的阴影窜了出去。

霸图和蓝雨的增援在路上被拦截,他们得要支撑下去,还剩两区。

「还没有发现吗?」叶修低声道,他们已经搜过四区,然而他们一直能隐约感觉到王杰希,但是什么也没有。

「没有。」周泽楷摇摇头,叶修抬起他的脸,微微叹了口气。

「唉完蛋了,小江肯定跟我没完。」

「……前辈认真。」

「当然当然。」叶修闭了闭眼,思维触手飞快地蔓延出去,他的思维触手被某只大型猫科不轻不重的咬了一口,他抽了抽嘴角「霸图来了。」

「看见了。」周泽楷轻轻嗯了声,霸图首席哨兵的精神体东北虎敏捷地在众多猛兽中钻窜厮杀,大有一抵十的架式。

叶修的眼神转了转,引导他的视线,他抽枪一阵盲扫,看见阴暗处内的几个阴影倒下,树丛里晃动着又散去几个。

「第四波人了,你去解决他们,我来找王大眼。」叶修抹抹汗,叼着烟把枪背回背上,手脚灵活的爬上树,回头叮咛道「我随时都会转移,注意记号。」

「嗯。」周泽楷应了声,思维触手成功的拖慢了前面几个哨兵,脚边蹭过深色的身影,他的精神体系了出去,咬住一只猎蜥尾巴,在对方咬住他之前一爪子把对方掀翻。

他用尽所学干扰着前面的哨兵,看来刚刚他解决的应该是个向导,这样纯粹的哨兵突袭应该不可能,哨兵咆哮了声,直接冲出藏身处,他飞快的开了两枪,一个一枪爆头。

另一个哨兵敏捷的闪过,不过在他的干扰下还是被打中肩膀,动作顿了一下还是冲了过来,周泽楷一摸腿侧抽出匕首,向左闪躲,在哨兵向他挥拳的时候,他抬手就是一刺,血槽让空气流入伤口,刀刃流畅的滑出人体,哨兵捂着伤口另一手摸向腰后,他直接掷出手上的匕首,同时加强暗示遮蔽对方的视觉,开了一枪直接给对方一个痛快。

——他记得有三个。

他的精神系慢慢的踱到他脚边,突然猛的跳开,向上发出低沉的呼噜,他猛地向前翻滚,仅存的哨兵从树上猛扑下来,划破他的裤脚,小腿上被擦出一道伤口,周泽楷飞快的瞥了不远处的尸体一眼,他惯用的匕首还在那里,随身的小枪还剩下两颗子弹,暗示再强还是有他的极限在,何况他不是叶修那个等级的向导。

然而,他还没看见这个哨兵的精神系。

「你是向导?」对方轻蔑的开口,周泽楷瞇了瞇眼,叶修的思维触手悄然无息的到了哨兵身后,锐化成刺,蓄势待发。

「没有关系。」他深吸了口气,加强对对方反应的暗示,试图超过对方坚忍的精神壁垒……叶修的思维触手猛地穿刺,但是哨兵已经扑向他,手里的军刀穿过他的肩膀,火烧一般的疼痛、他握住对方的手腕用力一扭,直接折断对方的手臂,拔出军刀往对方的胸口捅,哨兵暴吼了声,疯了似的向他扑来,他飞起一脚用胫骨重击哨兵耳侧,世界终于安静了。

他踉跄了两步,耳机内传来叶修休息五分钟再归队的指示。

向导要跟哨兵拼身体素质……真的很难。

他站在原地脑袋一阵阵抽痛,他的精神系几下爬上他的肩膀,吐着粉嫩嫩的舌头舔着他眼角的伤口,蓬松的大尾巴绕过他的脖子,像条围巾。

「没事。」他侧头吻吻牠的小脑袋低声安抚着,抬脚准备找个安全一点的地方先包扎伤口,不远处轰的一声巨响,地面剧烈震动了一下,叶修的思维触手收得干干净净,看来又遇上人了,他马上扑到尸体旁拔起自己的匕首往叶修的方向冲去。

又是一声巨响,然而他踏出的脚步却顿了一下,脚下一空,整块地面陷落。

他什么都看不见,他只知道自己跟着土石一路向下冲撞,扒拉了几次除了又多撞几下脑袋和手指火烧火撩的疼之外并没有其他效果,于是他只好护好自己的脑袋,一直到他觉得自己大概要掉进地心的时候,他噗通的一声一头栽进水里,在狂乱的水流里挣扎了两下,后脑一疼,他晕了过去。


评论(12)
热度(21)
虽然是湾家,不过老是分不清简字和繁体字的差别,应该自己看起来毫无差别,就会忘了,有些人看不明白。
没有什节操,没有什下限,好说话,偶发性痴呆,近期困扰是坑挖太多,差点把自己跳死。
据说是在温带出生的北极熊,夏天将至,准备狗带。
喔对了,欢迎推坑。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