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愔

【勇漫盗笔/灵荼】Camouflage 01

 @雨都RainyCity 吃粮~然後坐等被喂食(捧碗

灾变年。

所有该有的、不该有的都出现了,像是某个恐怖电影的编剧不小心打开了关放着所有恐惧的箱子,妖怪、僵尸、恶魔、妖灵……人类想象的、人类无法想象的,都出现了。

被遗忘的古老仪式再度被想起,人类学习着驱逐、保护自己,当他们认为自己被上帝,被神给舍弃的时候,祂们伸出手推动了命运之轮——。

「这次的东西据说邪门的很,赔了一堆哨兵……也没法把那个地方收回来,说是后面有个重要的研究机构,本来还可以往来的,不知道来了什么把路给堵了,怎么走都没办法进去,再不把路给通了,里面的研究员都得饿死……小哥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欸小哥、欸……。」

他面无表情的把手里的资料本扔回去,坐在营地边上的普通人手忙脚乱的接住了,还叽哩呱啦的叮咛着他要做什么做什么,他默默的把那个说个不停的青年抓着后领提了起来——对他来说,一个成年男人的重量并不算什么,沉默的盯着对方将近三分钟,对方才安静下来。

「重点。」

「……这次,上面派了我们跟另一个比较大的团队合作,只有六、六个人……只有普通人和哨兵……没有向导……小哥你要不要找个人……临时搭档一下。」

「嗯。」他应了声,把结结巴巴的青年扔回帐篷里,坐在帐篷口面对营火,「明天你回去。」

「什么我回去,资料记住了吗?上次胖爷说你……」

「吴邪,安静。」他回头看了一眼,青年不甘愿的咬了咬嘴唇,他很熟悉这个表情,「没得商量,太危险。」

「我也可以帮点忙啊……。」吴邪眼巴巴的望着他,「三叔不带我出门,你也不让我跟,潘子更想把我关在家里,拜托,我可是普通男人,又不是女性向导……好歹是条汉子……。」

「通讯,资料看着点。」他回头,指了指自己的耳朵,通讯器通常都在那个位子,「任务太危险,是别人我不放心。」

「好吧……冲着你这句话,小爷我就算瞎了也给你们看好通讯。」吴邪乐呵呵的就回帐篷里睡去了,他扭过头,继续守夜去了。

其实他本来就没打算带吴邪出门,虽然吴邪足够聪明,但是一般人的体力跟反应力很难跟上哨兵,况且吴邪还是吴家唯一的子嗣,扔在外面给谁吃了,带着他的人还是在外面陪着这位小三爷殉葬也比回去给吴家整死来的好,无奈这傻不楞登的家伙就老爱跟着他,怎么赶怎么缠,连他这种轮班在外面驻扎防守也硬是要跟来。

看来得防着点,他盘算着,下周出任务之前该怎么把这个尾巴给甩了……他微微皱了皱眉,细微的特殊气味溜过他的鼻尖,眼角的草丛似乎窜过了什么——另一个身影从他身边窜了出去,一头扎进了树丛里,无声无息的追了上去。

他把眼神移回跳动着火星的篝火,不一会儿,一头黑灰色毛皮的狼从树丛缓缓踱了出来,在他身边蹲坐下来,他抬起手按着狼的头,脑中溜过各种追逐的画面,他只看见一个很娇小的白色身影……白老鼠?他回想着基地里所有人的精神体……没有白老鼠,小型的白色精神体,他只记得有北极狐,没有那么小的。

他的狼微微晃了晃脑袋,几不可察的蹭了蹭蹭了蹭他的手掌,就这么消失了。

张起灵垂下手,把手放在身侧,微微仰着脑袋看着枝叶间破碎的天空,刚刚那个味道,他说不清像什么,不过极淡,很容易就会被无视,可是他觉得很好闻,或许刚刚来探探的可能是个自不量力的向导?

反正也没有什么恶意。

等到他要出门的前一天,果然吴邪还是黏巴巴的跟着他,他默默的往茶水里放了点安神散,自己在他屋里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的吴邪毫不犹豫的喝了,他慢腾腾的收拾东西,花了点时间,屋瑞安静下来,取而代之的是小小的呼噜声。

于是,他安心出门了。

按着他跟着上面给的指示到了T城……算是个比较特别的城市,在一个盆地外围的城市,是那个研究机构唯一的联外道路之前的中继点,那个研究机构奇葩的依山而建,半个盆地的森林,半个盆地的建筑群,燠热潮湿,受了伤容易感染,蚊虫蛇都是个大问题。

「哎,是张哥吗?」有个带着眼睛的青年跑过来和他打了声招呼,他点点头,对方很热情的把他带到团队面前……说是团队,不过也才几人。

「我叫安岩,那个是……」

和吴邪一套路子的话痨。

他默默的把整个团队打量了一回,这个安岩带着双枪……花俏了些,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实际做为,另一个看起来矮小了些的……叫什么?贝爷?无所谓,带着匕首,看起来身手一般般,不过吃个不停……没问题吗?

蓦然间他嗅到了跟之前一样的气味,淡淡的,很快又消失了,他望了过去……是一个没有带任何武器的人,墨色的浏海遮住了半张脸,他看不见表情,皮肤苍白,有种非人类的错觉。

向导?

他耸动鼻尖嗅着,可是那个味道就跟幻觉一样,他也没有看见那个人的精神体,倒是自己的精神体突然出现,晃了两圈,对着某个发出威胁性的低呜……正好是那个他一直没有看过正脸的青年。

「那个是神荼,他话很少,可是是个好人,你别看他这样,他很厉害的。」安岩乐呵呵的凑过来介绍道,他嗯了声当作回答,这时他也见到了他的狼不安的原因……神荼脚边趴伏着一头豹子,雪白的毛皮像是微微飘散着萤蓝色的光点,懒洋洋的卷着尾尖,灰蓝色的眸子好奇的望了过来,神荼却毫无反应。

不该这样的?他有些困惑,不过他说不清半点不对劲的地方,也看不出到底哪里不对……可是他就是觉得哪个地方,有点问题。

「神荼也是个哨兵。」看他的表情,安岩解释道,他凑近神荼在他眼前挥了挥手,「神荼?神荼?睡着了?哇靠站着都能睡……真是神了……哇啊啊!」

安岩本来就用着一个非常别扭的姿势歪着脑袋在看神荼,神荼突然张开眼似乎吓了他一跳,安岩用一个非常滑稽的动作往后踉跄了几步,最后一屁股跌坐在地。

「二货。」他听见神荼嗤笑了声,转过头看向他,伸出手,「神荼,哨兵。」

「张起灵……哨兵。」

他也伸出手,两人交握了一下随即就放开了。

通常这种级别的任务都会让哨兵提前进去跑跑,不过因为这个地方已经栽了太多人,在一番协商之后,打算直接走进去……或许这样活着出来的机率会高一点,除了他们还有另外接下这个任务的团,他看着一个比一个重的装备,他们的团估计会第一个走进中心。

「张哥,你的通讯器。」安岩递给他一副耳机和喉震式发话器,和几个配发的小玩意儿,他挑了挑,其他放回安岩手里,他并不需要。

「谢谢。」他把耳机塞进耳朵里,听了听,他能听见其他人在闲聊,还有路线的事情,安岩点了点头,又带着其他的装备一溜烟的跑走了。

这次的任务大有蹊跷。

他靠在悍马上仰着脑袋看着枝叶切碎的天空,浓厚的灰色彰示着接下来的天气并不会太好,他们进到树林深处就下起了雨。

这可不妙。

哨兵的五觉通常都比一般人好上很多,雨滴的声音就像巨响,尤其是他正专注戒备着身边的东西……而且更容易让他无视某些东西。

——等到他发现那不同于寻常的声音时已经来不及了。

「趴下!」

他厉声道,一脚扫过几个还没有反应过来的人,长年生长得树干被狠狠撞了一下,发出刺耳的断裂声,木屑喷溅,那个像是巨大蜈蚣的东西嚎了一声,翻转脑袋朝他们冲了过来,密密麻麻的脚看的让人头皮发麻,神荼反手把他的……匕首?猛地往上扔,把整个虫首钉在旁边的另一颗树上,蜈蚣挣扎着,他抽刀直接把还在挣扎的身躯砍断,黏腻你青色汁液喷溅而出,他甩了甩刀,重新插回刀鞘里。

「这是什么鬼?」

「不知道。」他和神荼同时道。

「我以为这里……」

「还有别的东西来了。」神荼打断了安岩,「跟我来。」

他顿了一下,神荼没管他兀自往丛林里走,一整队的人急忙跟上他的步伐,毫不犹豫的,他也跟了上去,总之,先跟着也不是什么损失……。


评论(2)
热度(29)
虽然是湾家,不过老是分不清简字和繁体字的差别,应该自己看起来毫无差别,就会忘了,有些人看不明白。
没有什节操,没有什下限,好说话,偶发性痴呆,近期困扰是坑挖太多,差点把自己跳死。
据说是在温带出生的北极熊,夏天将至,准备狗带。
喔对了,欢迎推坑。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