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愔

【The Maze Runner】調教師paro 06【thominho】

Thomas没办法停止想他——也许是在大学里他不管走到哪里都会看到的情侣害的、或者是……他就是想。

Alright, 他可能真的想Minho了。

半夜三点,他在房间内看不见任何恩爱的情侣,除非他的台灯跟电脑变成了人在大半夜的开灯约会,great,这礼拜第三次,他闭上眼睛,身体似乎还记得那种热度,温暖的手指带着粗粝的触感从脊髓上蜿蜒而下,痒、却又让他拱着背脊想要更加贴近,唇想着另一种火热柔软的触感,他记得那个亚裔男人……全身上下最软的肉大概就在唇上了,当然不会忘记他灵活的舌头,每次接吻——他不知道Minho到底亲过多少人,经验老道得让他无法自拔,每当他舔过他的上颚……有种隐约的窒息感……更多的还是触电一般,尝过一次就无法忘怀的快感……。

磨蹭着被褥,肌肤接触到的布料完全、完全无法和Minho的肌理比拟,他想得几乎发狂。

可惜,他最后睡着了、或许是昏过去了,等他醒来Minho已经走了,Alby跟Newt为了他在公司睡了一晚,虽然Thomas单方面认为他们睡得还挺愉快的,嗯,不过除了床上那次……他跟Minho算是完全没有任何联系,Thomas后悔着为何当时没有机智点,跟男神要个电话。

Oh, Shit, 男神?

Thomas把脑袋狠狠的塞到枕头底下,你活像是个怀春少女!看看你在想些什么!

当然他这些千回百百转……Newt是不知道的,只不过他有试着跟Newt要过Minho的手机号码——当然是婉转的、不过Newt白眼都要翻到后脑勺去了,还是没给他电话。

好吧,他能理解,毕竟那个Minho可是他们公司的大红人,有多少人被他这么操过一回还念念不忘的,肯定一只手数不完,要是随便就能要到他的电话……Minho晚上肯定就不用睡了。

Thomas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他叹了口气,太棒了,他在床上想着另一个男人想了……现在几点来着?五点!两个小时!太颓废了……Thomas抹了抹脸,决定起床出门走走……好清除一下满脑子的黄色废料。

顺便给Newt买个早餐……他盘算着,过两个街区,顺便去公园晃晃,公园斜对面就有家不错的潜艇堡,他记得Newt还挺喜欢那家店的,唔,不知道一大早有没有开呢?他悄悄的关上房门,出门时天空还带着淡淡的夜色。

早上多少还是有点冷的,他拉起帽子,拢了拢外套,往人行道外侧走,这时候还挺多人来晨跑的,有时候他真的很佩服那些在大冷天还能穿着短裤出来跑步的人……他知道跑步会热,但是风嗖地吹过、和皮肤大面积接触…带走的温度和身体运动产生的温度,会成正比吗?Thomas想着又觉得不妙,想着想着他又想到了让他热得几乎理智全失的“运动”。

为什么想什么都可以想到那里去?Thomas!收起你不洁净的思想!快把你脑袋里的东西……。

「Hey!watch…!」

「嗷!」Thomas捂着脑袋蹲在地上……让他走路不看路……。

「……你还好吗?」某个人跑到他的身边,伸出援手把他从地上拉了起来,Thomas只觉得自己丢脸透了,生无可恋的只想挖个地洞躲进去,「Thomas?」

「……!」Thomas诧异的抬眼,突然觉得刚刚为什么不干脆一头撞死……这丢脸丢得也太刚好了,「Hi, Minho. 」

「没睡饱吗?一边走路一边打瞌睡?」Minho拉开他的帽子,噗得一声笑了出来,「你的额头,肯定会淤青。」

「淤青就淤青了吧……我在想东西,没有注意到路灯……你呢?出来晨跑?」Thomas又想巴自己两巴掌,废话!难道他穿短裤出来钓鱼?你是不是傻?然后他压根儿没胆子把自己视线往下移。

「嗯,你也是吗?」Minho笑了笑,Thomas没法和他一样淡定,尴尬的只能绷着面无表情,他只想逃跑……噢不,Thomas,跟他要个电话……「要一起跑一段吗?」

「……什么?」Thomas还有点傻楞楞的。

「我说,你、和我,一起跑跑?」Minho指了指前面的公园,「你有去过那个公园吗?」

「有啊,我家就在附近。」Thomas一下子就被他的话题带走,应该说,他真的不想再继续刚刚那蠢透了的话题,「有时候会出来走走。」但仅限无聊的下午。

「Ok, 那你知道里面的喷水池吗?」Minho笑着问他。

当然,Thomas点了点头,Minho看起来很满意似的搭着他的肩膀,友善而温和,像是他们之前从来没有在床上滚过、Minho也没有掐着他不让他射……一点都不尴尬、和平包容友善、两人往前走,往公园的方向。

「那我们来比赛。」Minho拍拍他的肩膀,很快的拍了两下,动作敏捷,Thomas无法想像这么大个子的人会有这么快的动作——然后拔腿就跑!还一面回头大喊:「输的请吃早餐!」

这人幼不幼稚!Thomas顿时哭笑不得,不过还是不服输的跟着Minho跑了起来,Minho中规中矩的沿着人行道跑,他的脚程很快、但Thomas也不差,而且……。

「Sorry!」Thomas按住公园的长椅一翻身跳过,坐在上面的老先生被他吓了一跳,咒骂了声,他不沿着草皮跑、直线永远是最短距离——于是乎,他跟Minho撞在一块儿,Minho搀了他一下,他才没有因为冲力过猛而丢脸的把脸栽进喷水池里面。

「平手怎么办?」他撑着膝盖喘气,Minho这么突如其来的冲刺,状况也好不到哪里去,不过他很快就缓了过来,坐在喷水池边缘伸展着腿,Thomas看着他小腿上结实流畅的肌肉线条,忍不住移开视线,拎着自己的领口给自己散热搧风。

「……没关系,我们去吃早餐吧。」Minho微妙的顿了一下,Thomas抬头时他已经转开了目光,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又搭上他的肩膀,懒洋洋的带着他走,「附近有什么好吃的?你知道吗?」

老实说这个动作,不太适合他们。

Thomas轻轻吞咽了下,男人的皮肤都是没节操的东西,他已经记住了Minho的触感,手指、胸膛……而他的身体还在期待记住其他的,拖着他的理智强迫他沦陷,半边的肩胛靠着Minho的胸膛,比他温暖上一些的胸膛,透过两层布料对他来说还是惊心动魄的诱惑,只要Minho靠近他就有种自己化身成某种五感敏锐的野生动物……无法克制的感受他、被他诱惑。

或许是因为我是处男、然后被Minho破处之后有强烈的雏鸟情节……Thomas无不沮丧的想着。

「Thomas?」Minho刚刚喋喋不休的不知道讲了些什么,不过他没在听,「这家店怎么样?」

Thomas抬眼看了看招牌,噢,是Newt喜欢的那家潜艇堡:「很不错,Newt很喜欢这家店,刚好我可以帮他买早餐回去。」

「……我以为Newt只吃炸鱼和薯条还有司康跟红茶。」Minho推开店门随便找了个位子坐下。

Thomas讪讪的抿了抿嘴,在他对面的位子拉开椅子坐下:「不是所有英国人都是你以为的那样。」

「哎,我还以为Newt是你妈呢。」

★☆★

Alny觉得今天自己的好友心情好的很恶心。

怎么个恶心法呢?走路过去像是自带背景网点,粉红少女色系外加繁花艳丽、那个春风得意活像蝉联了十辈子的人生赢家,全公司上下只要是人都被他玩了一趟,温柔和蔼的打招呼,过份的亲切体贴的搞得其他工作伙伴都惊恐万分,挤着眼神问他这个大写的抖S在发什么神经。

问题是,他也不知道。

他看得眼睛嘴角外加脑神经胃袋都跟着抽搐,完全搞不清楚Minho在抽什么风。

「Minho,你今天心情很好?」Alby问这个问题的时候压根儿不打算听见任何正常的回答,同事们越发惊悚的反应让他不得不制止一下Minho,至于有没有用……他尽到制止的义务了,他又不是驯兽师。

「嗯哼。」Minho心情极好的回应道,「吃了一顿好吃的早餐。」

「……就这样?」得到正常回答的Alby望了望窗外,天气很好,没有下青蛙雨,他有点受宠若惊。

「Of course not. 」Minho坐在沙发椅上,一双大长腿就搁在桌上,穿着厚重的军靴,他的下一个客人是恋足癖,还特别爱靴子,看到Minho穿军靴,大概也不用多调教什么,进门就直接跪舔,完全不受控制,Alby努力的把视线贴在他的靴子上,不然看到那张得意洋洋的脸,他会冲动的上去挥个两拳「上次那个,Thomas,我遇到他了。」

「哦,That it?」Alby一脸神色如常,Newt的租屋处和Minho家只隔两条街,路上遇见算是正常,「你被他追着跑?还是他求调教?」

「……别说的好像每个被我调教过的人都会变成变态……Thommy很可爱啊,而且很好玩。」Minho皱皱眉,牢骚了几句,想到Thomas又整个乐开了,笑出Newt常说的四道眉毛——整个眼睛都瞇没了,「噢对了,这么一说我还真忘了跟他要电话,反正你们不是认识吗?」

「……我跟你不熟。」Alby突然有点怀念之前那个吊儿郎当、懒洋洋又话少、开口就诛心的那个Minho了,如果把Thomas介绍给他, 比谁都护崽的Newt肯定扒了他的皮。

「Alright,我去问Newt好了。」Minho摊摊手,「或许他会很乐意告诉我,而不是像某个坏心的daddy。」

「你喜欢他?」Alby扶额,他需要一些药片……。

「你猜啊?」Minho欠揍的挑眉,Alby正打算说点什么, Minho又詨诈的开溜——明明平常工作就没那么勤奋的,「哎不跟你废话了,工作先。」

……简直就是陷入初恋的小伙子。

身为有夫之夫的Alby怜悯了一下Minho遗失在某个街角的智商。

后来他发现,这些怜悯大概是多余的。

因为谈恋爱的Minho(而且估计是单恋)简直不能更烦!

在连续听了一个礼拜的Thommy如何如何、怎么样可爱怎么样聪明……闲着没事就去远距离观察人家,还翘班翘得理所当然!Alby重重叹了口气。

「?」闲来无事跑来公司陪他的Newt困惑的抬抬眼,躺在沙发椅上本来准备睡个午觉,搁在他腿上的脑袋半睡半醒,Newt抓着他的手一遍遍摩挲,「怎么了?」

「……Thomas最近还好吗?」Alby有点担心Minho的行径被Thomas发现……会有什么不良影响。

Newt磨磨蹭蹭的把脑袋挪到他的肩上,柔软无骨的模样,慵懒的靠着他,Alby摩挲着他的腰骨,把他圈在臂窝里,懒洋洋的依偎在一块,十足放松的姿势。

「……他很好,我不好。」Newt大大的翻了个白眼,指甲抠着他牛仔裤的缝线,每次他很焦躁的时候手都停不下来,Alby深知爱人的一切习惯,也由着他来,侧着脑袋用唇磨蹭他的额头,「你懂那种……嗯……每天都被狗狗用哀求的眼神看着的感觉吗?」

「……他怎么了?」Alby被这样的形容逗笑了。

「Thommy好像喜欢上Minho了。」Newt烦躁的继续磨他的指甲,用Alby的牛仔裤,「每天、他没有说,可是就是用他那个该死的、漂亮的棕色大眼睛看着我……Minho什么鬼德行我能说嘛。」

「……噢。」Alby一下子惊呆了。

他能说Minho每天都在念Thommy、Thommy的……还跟个痴汉一样尾随人家吗?……。

「哎他怎么就喜欢那个四道眉毛的……」Newt挠着挠着也是烦,磨蹭着Alby的肩窝,柔软的发丝蹭得Alby有点痒,嘴里半咕哝的碎念着。「喜欢也还好……就Minho那个大麻烦……虽然说上次他也是破了规矩帮Thomaa破处了,可是搞不好那是他一时兴起啊、Minho多任性你又不是不知道……」

「过几天不是Thomas的生日派对吗?」Alnby想着,琢磨着,该怎么说……才不会很奇怪,「我问问Minho有没有兴趣跟我一起去好了。」

「好啊。」Newt打了个呵欠,闭上眼准备结束这额外的话题,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又睁开眼,坚定的说:「不用问他意见,绑也要绑去。」

「好,你说的都好。」Alby扯扯嘴角。

用不着绑,Minho肯定会去的……。

 


评论(3)
热度(48)
  1. 诸葛子瑜寒愔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
虽然是湾家,不过老是分不清简字和繁体字的差别,应该自己看起来毫无差别,就会忘了,有些人看不明白。
没有什节操,没有什下限,好说话,偶发性痴呆,近期困扰是坑挖太多,差点把自己跳死。
据说是在温带出生的北极熊,夏天将至,准备狗带。
喔对了,欢迎推坑。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