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愔

【王葉深夜60分】11.24 玫瑰與夢

弄得我好像是時差黨一樣.......我只是寫比較慢天天遲到而已/w\



微草對興欣。

 

葉修雖然已經退役,但他仍是興欣的榮譽顧問,興欣大小事基本上都會經過他的手,王杰希看著高英傑深吸了口氣,像是鼓足了勇氣去講述投影幕上的興欣戰對,那是他昔日的隊友,喬一帆。

 

興欣對於他們來說,是最難以捉摸的敵人。

 

然而對著投影幕上一幕幕慢動的畫面,王杰希卻是不合時宜的出神了。

 

他最近一直夢見一個人。

像是生命走向盡頭時會出現的跑馬燈一般,一路從初見的他、到顛峰的他、道無力回天的他……到失去蹤跡的他,到以一個他從來未見過的姿態爬回王座的他。

 

每一個畫面都這麼清晰,不論是面對面、還是隔著電話,隔著QQ、隔著榮耀……他似乎一直都和那人緊密地相連,在回放了了那麼多次的相處,昨天,他夢見了完全不一樣的東西。

 

他記得那裡很亮。

細細沙沙的聲音響個不停,那個人背著他,迎著光,留給他一個濃墨四的背影,指間夾著的煙冉冉的飄散,他回頭向自己說了些什麼,然而,他卻什麼也聽不見,對方似乎無奈的搖了搖頭,頭也不回的轉身就走,他的步伐極慢,然而自己卻怎麼跑也追不上。

 

一直到他狠狠地撲向那個人,但他的衣角還是從指尖滑過,失之交臂。

 

接著他就驚醒了。

 

胸口悶得讓他忍不住大口大口喘氣,自從他成年後他就再也沒有這種感覺,他以為自己只是單純的追著那個人,想要超越他……可是追著追著,什麼時候變了味兒?他自己也不太明白。

 

只是,他終於知道當嘉世用那種惡劣至極的方式讓那個人離開一葉之秋,讓那個人離開榮耀時,那種強烈的憤恨,以及對於自己的無能為力感到絕望的情緒,來自於哪裡。

 

他一直以為自己不是個遲鈍的人。

 

然而在貫徹所有線索之後得知的答案還是讓他不知所措,這個結果複雜的讓他一向精明的腦袋像是少了個齒輪,以至於在微草輸給興欣時,他抱著晃神間買來的花束在通道裡堵到準備溜走的葉修時,他只能像周澤楷一樣,沉默的面對個人。

 

「喲、大眼。」那人叼著菸,樂呵呵的黑色眼眸藏在煙霧間明明暗暗「你家小高不錯,但是看來我們家小喬更好些、有沒有後悔沒發現這好料子啦?」

 

他的思緒凌亂、兵不成行馬不成列。

 

「大眼兒你這是想效仿小周呢?」葉修挑挑眉,菸頭在黑暗的通道中明明滅滅,喉間翻滾的字詞無法成句,一派兵荒馬亂。

 

「噗、你至於麼?輸了就輸啦,都多大人了,輸給哥是正常的,別這個表情嘛。」

「不是輸贏問題!」王杰希忍不住提高了音量,葉修有點訝異的睜大了眼,隨後又興味饒饒的微微瞇了瞇眼,走近了些,像是在揣摩著他的表情。

 

「那怎麼了?嗯?」葉修上下打量了他一回,動作頓了一下「瞧你像是懷春少女要告白似的,喔……我懂了,哥幫你喊小唐來,在這等著啊,別亂跑。」

 

葉修聳聳肩膀,把手插進口袋裡,一如往常的踱著慢騰騰的步伐背向他,就要走開,王杰希拉住他的手,用力一扯,葉修踉蹌了一下,沒有像夢裡一樣直接消失,也沒有從他指間溜走。

 

葉修的背重重撞在通道的牆上,疼的他臉上一陣扭曲。

 

「葉修我──!」王杰希剛開口,葉修就抬起一手遮住他的嘴,唇畔掛著懶洋洋的笑意,抽走他手上的花扔到一旁的垃圾桶裡。

「沐澄不幹職業選手以後,乾脆去當個神棍好了。」葉修嘆了口氣「是說王大眼,你可真夠傻,買錯花了。」

 

「……藍玫瑰的花語可是永遠不可能得到的東西啊,你是要哥拒絕你麼?」


评论
热度(33)
虽然是湾家,不过老是分不清简字和繁体字的差别,应该自己看起来毫无差别,就会忘了,有些人看不明白。
没有什节操,没有什下限,好说话,偶发性痴呆,近期困扰是坑挖太多,差点把自己跳死。
据说是在温带出生的北极熊,夏天将至,准备狗带。
喔对了,欢迎推坑。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