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愔

【王叶】惊喜(上)【洒糖十题】

【王叶】惊喜(上)【洒糖十题】


「叶修,还不睡吗?」倚在门边,他看着已经被他“训练”到会在天冷的时候自动翻出毯子披着的叶修,嘴角忍不住噙了一抹笑意,叶修撑着脑袋没有回答他,专注的盯着萤幕,留给他一个深沈的背影。


「叶修?」他又唤了声,对方明明没有戴耳机却又不搭理他,他觉得奇怪走近一看……叶修已经撑着脸颊在桌前睡着了。


叹了口气,他轻轻拍了拍对方,叶修皱了皱眉换了个姿势,趴在桌前继续睡,脸有些不太正常的泛红,他用手背摸了摸叶修的额,没有发烧……难道是叶修喝酒?

……王杰希想破头也想不出是什么原因让叶修这修炼成精的电脑马铃薯愿意离开电脑,走出门打车到超市,买他不到必要绝对不会喝的酒。


——买泡面还多少有点可能。


无奈之余他也不愿让自家恋人继续趴在电脑桌前继续睡,只好用个极其别扭的姿势把睡在桌前的叶修扛起来。


不是他不愿意用比较舒服的姿势,只是叶修那样坐在桌前,他也只能这样把他搬动了,难不成要他贴个符摇个玲让叶修跳起来自个儿跳回房间?……虽然他是魔术师但是干不出这种事。


不过在他搬动叶修的时候,一张薄薄的风景明信片从桌上掉了下来,悠悠晃晃的落在地面,他瞥了一眼,决定还是先把被他扛布袋似的扛在肩膀上的叶修搬回房间再说。


上次抱他的时候好像没这么轻啊?他把人放下之后替叶修拉上被子,好不容易把他养出一点肉的,每次替联盟出国,不管随行在怎么押着叶修准时吃饭,叶修回来都会瘦个两三斤,他只能想是那颗鬼灵精的脑袋替他消耗太多能量,以至于吃不到身上了…。


拨了拨叶修的发,他习惯性的在他额边落下一吻,转身走出房门去替叶修善后,捡起不小心落在地上的那张风景明信片,随手关上叶修用到一半的电脑,他翻过明信片,是和莫凡渡蜜月去的苏沐澄寄回来的。


无非是对叶修的日常问候,小小晒个恩爱,还贴心的提醒叶修寄回来的巧克力,哪几格是酒心巧克力,让他们两个一起吃。


王杰希看着桌面上打开的巧克力盒,只吃了一颗,也不是酒心的,看来真的是他累了。

——不过那异常的脸红是怎么回事?


王杰希皱皱眉毛,不会是快感冒了吧?……一面盘算着明天该做什么给叶修补补身子,一面思忖着现在弄还来不来得急,他踱回房间,关灯睡下了。


★☆★

王杰希睡到凌晨就被一阵骚动弄得有点烦躁,叶修不知道在做什么,蹭到他怀里不安分的蹭来蹭去……蹭得他心头火起,把人揉进怀里拍了拍,叶修好像对这个姿势满意了,总算不再乱动,因为还没到点,王杰希也继续睡了。


一路睡到他生理时钟把他叫醒,他睁开眼,又闭回去,再睁开,揉了揉眼。


——肯定是他睁眼的方式不对。

谁来告诉他,睡在他怀里的是谁?!


衣服是叶修的没错,但是人就是硬生生的小了一号,赤裸的肩膀圆润光滑……就像个十六七岁的年轻小伙子似的,王杰希有种风中凌乱的感觉,谁来告诉他,现在是怎么回事?


「王大眼……你不睡觉干什么……」他怀里的少年一抬手勾住他的脖子在他胸口蹭了蹭,紧贴着他的身子,大腿刚好压上了他在早上都会特别兴奋的部位,王杰希一僵,刚好对上怀里那双看起来绝对不是刚醒的詨诈黑眸。


「哟……一大早的这么兴奋。」脆生生的少年嗓音带着叶修惯有的嘲讽语气,怀里的青年凑近他的脸,咬住他的唇,让他尝到了熟悉的微苦烟味……他翻身把人按回床上。


「叶修?」他不确定的问道。


「王大眼你干嘛呢?没睡饱连哥都不认得,该去检查检查是不是老人痴呆犯了……。」


「……你先自己看看你自己。」王杰希无奈的下床拉开衣柜里的穿衣镜,叶修揉了揉眼坐起身,看见镜子里的自己时,震惊的看向他。


「卧草王杰希你真的会魔法啊?」

「……。」王杰希觉得一大早自己的脑袋就有点不太够用「我这还没反应过来……你昨天干什么去了?除了打荣耀抽烟吃饭以外?」


「上厕所?别那样看我,我除了宅在家就没做什么了。」叶修坐在床上盘着腿,衣服垮垮的挂在身上,一手撑着自己下巴无辜的望着他「我真的没做什么啊。」


「……」王杰希默了一下,从桌边拿起手机直接拍了一张照片。


「喂大眼你干嘛呢?……」叶修看着他愣了一下,接着又狭促的笑了起来,爬下床向他走去,然后刚迈出一步就被滑下腰胯的裤子绊了一下,王杰希扶了他一下,忍不住笑了出来轻轻一捞就把叶修抱起。


「真可爱。」王杰希抱着他少年般的恋人,宛如感慨一般的语调,叶修细嫩的手指搭在他的后颈,坐在他的前臂上,比起之前的确是少了不少重量,但还能承受。


叶修用另一只按在他胸膛上的手摸了摸王杰希带着一点点胡渣的下颚,挑起一边的眉毛,用着丝毫不符合他又嫩的少年嗓音挑衅道:「老王……真没想到你还好这口。」


「我就好叶修这口,怎么样?」王杰希挑起眉,看他一眼,叶修别过脑袋,少年的皮肤幼嫩细致,王杰希轻易就看出了他从脖子冉冉爬升的粉红,看得他莫名心痒,想要咬上一口。


「王杰希你越来越流氓了……都谁教的这是、太糟糕了。」叶修咕哝着抱怨道,王杰希笑了笑,拍拍他裸露的腿,抱着他往浴室走。


「先别说这个了,想想该怎么办吧,教科书大大。」王杰希挑了挑眉,把他放在浴室,就站在身边,镜子里的两人身高差突然拉大了好大一节,叶修现在站着也只到他胸口,宽大的衣物让他更显纤瘦,他照顾弟妹惯了,弯腰拉起叶修的手帮他卷袖子,叶修也乐的让他照顾。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下下周还要去瑞士,魔术师大大,变个魔术来瞧瞧?」叶修让他卷好了袖子,叼着牙刷含糊不清的说着,王杰希上下打量了他一圈,觉得首要问题……肯定是衣着,穿这样,真的让人很有犯罪冲动。


「如果那时候你还没变回来的话……就说你生病吧。」王杰希挤了一些刮胡泡在手上,抹在自己下巴「我会想办法说服冯主席,你最近还是少出门的好,我今天也请个假,先帮你打理好衣服……。」


「诶……我待在家就好了啊,你的衣服借我套一下,我的我自己穿太短了。」叶修拉了拉衣摆「你看。」


王杰希差点一个手滑自己割喉,他沉默的刮完胡子,洗漱一番之后,回房间翻找了一阵子,总算是翻出一套之前他侄子穿的衣物,虽然是夏装,说什么也给叶修套上,叶修看着王杰希忙进忙出但是耳廓边不管怎样都散不去的红,嘿嘿嘿的直乐。


「杰希哥哥。」叶修没脸没皮的环住王杰希的腰,笑瞇瞇的,王杰希完全没反应过来他说了什么唔了一声翻出围巾,斗蓬似的把叶修的脖子围起来,又拿出自己的外套给叶修裹上。


「行了,先放手让我打电话,我跟经理请个假。」王杰希拍了拍他的背,总算松了口气,叶修蹭蹭他的胸口,撒娇似的。


「最近可要麻烦你照顾啦,杰•希•哥•哥。」

王杰希好像看见了王不留行的血条在君莫笑的重击之下清空。

掩着脸,他真的很担心自己会步上猥亵未成年这条不归路……。


评论(14)
热度(90)
虽然是湾家,不过老是分不清简字和繁体字的差别,应该自己看起来毫无差别,就会忘了,有些人看不明白。
没有什节操,没有什下限,好说话,偶发性痴呆,近期困扰是坑挖太多,差点把自己跳死。
据说是在温带出生的北极熊,夏天将至,准备狗带。
喔对了,欢迎推坑。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