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愔

【王叶】低调的情话【洒糖十题】

 ※微甜

 

 熙来攘往的街上,他匆匆地跟着前面那个人的脚步,那人的脚步虽然不快,但是在这样人潮汹涌的情况下,再缓慢的步伐都可以直接甩掉他,更何况他现在手里大包小包……。

 

  「叶神我求求你别再乱跑了!!!」

 

  气喘呼呼地跟上了那个人,他忍不住出声抗议道,虽然冯主席在行前就已经一再的提醒他叶神是怎么样的刺头儿、还要友情赞助他老人家见叶修大神前必吃的药,做足了心理准备的他就跟着叶神出门了,长达两个月的国际友谊赛,前往各个国家游走在各个国家队之间。

 

  虽然叶神这个人真的非常具亲和力,非常好相处……但是烟难戒跟随时会莫名其妙地失踪,又在莫名其妙的地方出现,实在让他疲于奔命。

 

  「哦、行啊,我就走走而已,又没走多远。」叶神露出他惯有的懒洋洋笑容,向他举了举手中未点燃的烟「小羊仔,能帮我寄东西回国内吗?」

 

  「……叶神我叫杨洋……不是羊仔。」他无力地反驳道,虽然这并没有什么卵用……「叶神你不要又寄奇怪的东西回国内,尤其是蓝雨。」

 

  他永远忘不了叶神寄回去的东西有多大的杀伤力。

 

  明明就只是一张薄薄的、印着手机游戏QR Code的信封,他在信送达的隔天替叶神接了一通来自蓝雨剑圣的电话,充分体会到当初联盟在第四赛季改了规定的决策是多么明智。

 

  「没,这次寄到微草,给王大眼的。」叶修转头接过摊商递过来的小盒子,转手递给他「喏、易碎品啊,记得。」

 

  「大神……你不会又寄什么奇怪的东西吧?」杨洋作为一个苦逼的翻译兼助理真的觉得他接下来应该会接到来自于魔术师的愤怒电话,因为就算冯主席要求叶神带手机,叶神还是老是把手机扔在他身上,然后自己四处乱跑,再让他找个半死,他真的好想回去联盟找出那个说叶神是个死宅、宁愿在计算机前发芽生根也不愿出门一步的人,打死算数……叶神走到哪晃到哪,只有在友谊赛的时候会安分地待在计算机前,一点死宅的样子都没有。

 

  「如果他明白,应该不算是什么奇怪的东西。」叶神歪了歪脑袋,如是说。

 

  小羊仔欲哭无泪了。

 

──

 

  「队长,叶神寄东西给你!」

 

  微草俱乐部,王杰希王队长抬了抬眼,接过贴着国际快递的盒子难得提早离开了训练室。

 

  两个月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却又不短,他靠在墙边小心翼翼地拆开盒子,天知道他等这个多久了,叶修从来不会主动打电话给他,也不曾在QQ上、任何一个他看得见的角落出现,留给他任何一句话,但是他却不断看到叶修寄给蓝雨、轮回……每个战队每个人,或许让人哭笑不得,或许让人暴跳如雷的东西。

 

  他看得很心焦,尤其是面对周泽楷那个收到东西后似笑非笑的眼神。

 

  盒子有点重量,用着英语写着「易碎品、小心轻放」他小心翼翼的把里面的内容物倒在手上,他一层一层剥开外层的气泡纸,一颗仅有拇指大的浅褐色纸球落在他的手心,他抽了抽嘴角。

 

  叶修总是让他出乎意料。

 

  剥开外层的浅褐色纸张,一颗金黄透彻的骰子落入他的掌心,仔细看,骰子中心似乎有什么东西,周围带着细小晶莹的气泡,透过阳光只有小小一点,大概豆子大小,他把骰子在手中把玩了一下,意外注意到纸张内似乎草草的写了几个字,叶修的字潦草的过份,他看了一阵子才看出来。

 

  「玲珑骰子……安红豆?……」他在嘴里嚼了一阵子这段句子,抿起唇,嘴角微微上扬。

 

──

 

  「喂?」杨洋接起手机,虽然叶神难得乖乖待在饭店没有出去乱晃,但是他还是在晚上接到电话,啊、不、叶神的电话还是响了,看来叶神前阵子寄回微草的东西一定有问题呜呜呜呜魔术师大大他真的不是故意不看看里面是什么……。

 

  「帮我转接叶修前辈,谢谢。」对面带着轻微电子杂音的男音彬彬有礼的说道「我是微草的王杰希。」

 

  「王队吗?是叶神寄回去的东西有什么问题吗?对不起叶神坚持不让我打开我……」

 

  「没事,礼物我很喜欢。」对面的男声笑了笑「帮我接叶修好……」

 

  耳边一凉,手机已经被抽离,杨洋吓得马上回头,叶修拎着电话向他摆了摆手,又钻回他的房间去了,彻底体现何谓神出鬼没。

 

  「王大眼,还满意吗?」叶修拎着电话轻笑,指端把玩着另一颗跟王杰希收到一模一样的骰子。

 

  「还行。」王杰希叹了口气「人是入骨相思……你这是入琥珀啊」

 

  「啧啧、哥在国外,能做到这种程度已经很厉害了。」叶修把骰子扔回口袋,懒洋洋的躺回床上,听着对面静默一会儿,只剩轻微的杂音跟青年低沉的呼吸声。

 

  然而再次开口,青年的声音带着低迷的嘶哑,震颤他的耳膜:「……什么时候回来?我去接你。」

 

  「日子你都知道,问啥呢?」叶修挑起眉「大眼,哥回国可是要回联盟去报告向领导报告心得的,可不能胡来啊。」

 

  「我想你了。」

 

  叶修听着对面的呼吸声,弯了弯嘴角,在心里默默地向门外的小助理道了个没什么诚意的歉。

 

  「老地方见,乖乖等哥回去。」

 

 


评论(10)
热度(56)
虽然是湾家,不过老是分不清简字和繁体字的差别,应该自己看起来毫无差别,就会忘了,有些人看不明白。
没有什节操,没有什下限,好说话,偶发性痴呆,近期困扰是坑挖太多,差点把自己跳死。
据说是在温带出生的北极熊,夏天将至,准备狗带。
喔对了,欢迎推坑。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