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愔

【葉藍】冬天暖暖十題02 熱茶

好吧,这下给你们看见了我最喜欢的CP,其实我一直很喜欢老是爱炸毛的蓝河和超级无节操无下限的流氓叶不修,喜欢这对的同时,我还是会心疼荣耀十年的老叶,只好放一些微糖的小日常偷偷补偿他啰,微糖不蛀牙,当消夜刚刚好~

 

 

打开冰箱,昨天晚上剩下的鱼汤还有一些,他看了看,又拿了两个青菜,在锅底了点水,倒入半结冻的鱼汤,果冻状的混浊冻在水里晃了晃,在小火下融化消失、他切掉小白菜的根部,一根根洗净,切成半截指长,他看着材料想了想,又拿出芹菜和一小撮姜丝,把芹菜跟最初拿出来的青葱都洗干净之后切成细末备用。

 

他探头看了看时间,又埋头回厨房继续他的晚餐大业。

 

拿出乌东面,他看着手中的一团面,又想了想房间内另一个还在睡的人,叹了口气还是拿出另一团面,又拿了个锅子,放了半锅的水煮开,趁着水还没有滚的时候拿出鱼片解冻备用,水开的同时撒下一小撮盐,清透的水面冒出一阵细小的泡沫,接着沿着锅缘把面条团滑入锅中,晃动的水面发出了让耳窝深处有些搔痒的细微声响。

 

用筷子搅拌一下面条,透澈的水面慢慢被覆盖在乌冬面上的淀粉弄得混浊,随着沸腾的泡沫翻腾,接着搅拌了几下,筷子卷起面条,直接加入鱼汤中。

 

沥干净面条的浊水直接倒入水槽,把沾着淀粉的小锅放在水槽下盛水等着待会儿洗干净,腰腹间一紧,带着苦涩烟草味的气息直接把他包围。

 

「小蓝还真贤慧啊……。」半睡不醒的嗓音直接贴着他的耳膜滑过,他的手一抖,差点把装着小白菜的盘子直接扔进锅子里,僵硬的咳了声,他勉强稳住手,把白菜在扔进锅里,同时用手肘试图拐开某个中午比完赛后直接翘掉赛后记者会的前斗神大人,无奈战力不足,只得继续遭受荣耀教科书的骚扰。

 

「叶神......我说、你都已经露面了,还翘掉记者会……你们老板不会生气吗?」蓝河无奈的腾出一手拍了拍叶修交握在他腰腹间的手,接着又拌了拌锅里的面条,把鱼片跟姜丝扔下锅,葱碎跟芹菜也跟着倒入锅内,关上瓦斯炉,盖上锅盖,他转了个身看向依旧没有回答他的男人。

 

「叶神?」

 

「小蓝……你怎么老是一副随时随地就要跟我喊切的模样?」叶修叹了口气,扣住他的腰,两人的胯紧贴在一起,叶修和他额抵额,蓝河一阵别扭,抿了抿唇。

 

「......你要我突然把称呼改过来我也很难好吗?......今天我在这里跟你这样那样,明天我可能又在野图跟你掐架抢boss,我都怕我精神分裂。」

 

叶修非常不给面子的笑了出声,撸了撸他后颈的碎发:「我跟你抢boss,你不管抢赢抢输我还是会跟你这样那样,想这么多干嘛?」

 

蓝河才刚开始感慨,叶修终于懂得安慰人了,没想到叶修话锋一转,又是一句嘲讽。

 

「不过你们要抢赢我还是等黄神烦沉默寡言之后再说。」

 

蓝河马上炸毛,恶狠狠地一拧叶修的腰:「你不说话会死啊!」

 

「好好好我不说话,蓝河大大你的面要糊了……。」叶修马上笑着松手,低头轻轻吮吻了一下他的唇角:「我是不介意跟你一起吃糊掉的面啦。」

 

「废话多。」蓝河脸上一红,转过头,从柜子上拿出两个大碗放在一旁,叶修自动自发地拿起筷子帮忙分面,他从一旁的柜子拿出花茶,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想起男人眼下显而易见的青黑,还是把花茶从柜子上拿了下来。

 

「你要冲茶吗?」叶修看见他拿下花茶罐子,从一旁的架子上拿出透明的花茶茶壶,替他装了些热水热壶,接着又倒掉重新装了八分满的热水。

 

蓝河看着他动作不由自主地感到欣慰,叶修这大爷以前可不会这么主动帮他:「嗯,我看你好像睡不好的样子,喝点熏衣草柠檬茶,晚上应该比较好睡。」

 

「我午睡到刚刚你还要我晚上接着睡啊?」叶修端着面往外走,示意他拿筷子,蓝河拉开抽屉拿了两副筷子汤匙,一手端着冲了花茶的茶壶跟着他往厨房外走。

 

「当然,你晚上除了欺负我们蓝溪阁抢其他公会boss以外,你又没有要做什么。」蓝河扁了扁嘴,拉开椅子坐下,叶修把面放在他面前,拉开另一张椅子坐下,听他一席话忍不住笑。

 

「感情好那几家公会收买你压制我不让我上线抢boss啊?」叶修捞了口面,声音含糊,热腾腾的蒸气柔和了他的脸孔,双手捧着茶杯抢先尝花茶的蓝河也被热茶熏得微瞇了眼。

 

「才刚训我老是一副动不动就要跟你切,现在我想跟你睡一觉就说其他公会收买我。」蓝河哼了声,表示忒不满。

 

叶修被他抱怨得一愣,难得反驳不出半句,蓝河自己琢磨了半天自己说的话,看见叶修唇角那一抹看起来益发猥亵的笑蓦然一惊……靠、他刚刚的话怎么听怎么像在求欢…..叶修意味深长的眼神看得他面红耳赤埋头吃面。

 

「…..其实你想我可以告诉我的。」叶修解决了面撑着脸看他,另一手把玩着一根未点燃的烟,蓝河突然就淡定下来了,唔了一声,给叶修倒了一杯茶。

 

「毕竟我能陪你的时间真的不多。」叶修没有接过茶杯,而是起身绕过桌子,坐到他的身边,懒洋洋地趴在桌面,从眼角瞄他,姿态像极了吃饱了的猫,瞇着眼犯困打盹儿「能这样和你吃顿饭我就已经很满足了。」

 

蓝河听他这么一说,也是跟着一愣。

 

的确,叶修的荣耀成就无人能敌,但是他中间放弃了多少是他们无法想象的。

 

十年荣耀,荣耀十年。

 

叶修跟他说过,如果要跟他一样,普通人也是做得到的……但是他们「放弃得不够多。」

 

「什么脸啊?」叶修伸出手勾着他的下巴,把他的脸转向他自己,顿时哭笑不得「干什么干什么?哥又没说什么情话,你一副要哭的样子。」

 

「我才没有!」蓝河嘴硬道,但是他无法否认,叶修真的放弃得太多,整个人除了荣耀就像具空壳,他不敢说是自己给了他什么......但是透过这样的日常他慢慢地看见除了赛场上意气风发的叶神、叶修的多样面貌,甚至一点一滴的改变,他承认,他是有些惶恐,但更多的,还是喜欢。

 

这个人跟他们一样,没有什么差别,神格化都是多余,他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过来。」叶修招了招手,依旧懒洋洋地趴在桌面。

 

「干嘛?」蓝河狐疑地靠了过去,这老流氓老是有些怪招……。

 

「哥想吻你呗。」

 

「靠这是吻人的态度吗唔唔唔……。」


评论(6)
热度(35)
虽然是湾家,不过老是分不清简字和繁体字的差别,应该自己看起来毫无差别,就会忘了,有些人看不明白。
没有什节操,没有什下限,好说话,偶发性痴呆,近期困扰是坑挖太多,差点把自己跳死。
据说是在温带出生的北极熊,夏天将至,准备狗带。
喔对了,欢迎推坑。

关注的博客